「患得患失的脆弱」

好好哭出来人就好受多了……
脑袋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虽然不比一个人待在酒店的房间可以哭出声就是了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四月底在上海……不过忍耐了一个月多一点而已……自己真是没用啊。

姑且是没办法吧……
不努力的话就没有地方可去
不努力就得不到爱意
不努力就只能一个人待着………
没有归处 无法诉说 为了一次又一次的合理 把成形不成形的话语和思虑都生生咽回去 谁都不知道 我自己也总有一天会忘记,这一刻 上一刻 无数个下一刻 那些渺小又无意义得可笑的痛楚 是不曾存在过的,无论当时我为此忍耐多少 努力多少 勉强自己多少 ,一点点累积起来 某一个瞬间 数不清的那样一瞬间 几乎要压垮这个没用又毫无意义的我,也终究是 等同于 不存在的
这颗扭曲 、卑劣又畸形 这颗丑陋又可笑的心灵,没有人理解才是正常 不会有归处是理所应当
一开始我就知道的……哪怕忍不住怀抱了一点点期待 可是你看到现在 我也没有多受伤多失望

是啊……我是累了……一刻不停去顾虑他人勉强自己做出温和活泼的反应……忍耐自己不喜欢的回应和行为……勉强自己……温和待人……努力地换位思考去理解人……不生气也不暴躁 尽力不去抱怨
我做得没有听起来的这么好 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持续在努力了……

母上那个时候很嫌弃很生气很不耐烦 没有一丝理解地对我说
“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我当然……觉得累啊……
不过这是我自己选的……没办法对吧……只要我好好长点记性 不要再绑同着他人的利益和感受 只按自己的标准处事没有一丝妥协的话,我自己一个人觉得痛苦和疲惫 也是我自己的自由对吧 这样不会妨碍到谁的……对吧……

我已经……受够那些合理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能怎么做……
我应该生气吗 应该发脾气去争一争吗 应该撒娇吗 还是该装装可怜让人安慰?
我不知道……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能做的就只有一次又一次一个人咽下去 一个人消解下去 忍不住的时候可能会适当地炸一下 为此付出大小不一的代价,然后靠着音乐 动画 绘画这些东西的共鸣 甚至是依赖女性向r18的音像、同人漫画或者妄想来自我安慰自我拯救,躲起来一个人哭到哭不出来
我能做什么……我说不出来……我已经有在努力了……但是连这件事的努力都让我觉得累了
长篇大论冗长怯懦的自我表现和拼命传达
我已经累了…………
溃在心里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对我说
“你就这么推掉……?”
“你怎么这么没用。”

……是啊 我不能……每次都想着逃跑
所以我还得……继续……勉强自己 去努力 维持下去 得到结果
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了……

……你觉得那些道理是存在的吗
可能对于我来说 能力范围内 我会尽力去试图理解对方 宽慰对方 不管如何起码态度柔和一点 起码有所努力
可是
因为脆弱所以就应该得到疼爱?因为敏感所以应该得到照顾?
因为是父母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朋友所以就该理解我?
因为是亲人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恋人所以就该理解我?
让我以当事者身份作这些要求 哪怕是这样怀抱期望吗?
这到底是什么蹩脚的笑话?

我知道……这颗心灵有多么的毫无意义
没有人在乎……
推开本能的对死亡和痛楚的恐惧不说 我也不能随便消失掉
不是因为是这个我……而是因为这个身份牵扯到了其他人
父母被强迫和我绑定 在我身上投入了那么多物质精力和时间的成本……我能做的最起码的也就是不要直接伤害他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要让那些成本和时间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至于我每天开心还是不开心 痛苦还是不痛苦呢 这些事说白了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需要慢慢获得能稳定地自立更生的能力 兴趣和意向是最好的动力 健康的情绪和和心理也是条件之一 所以一定程度范围内可以支持或者不阻挠我往自己意愿方面发展
最重要的是定期不定期问我一句的时候得到一句 一切都好 小问题不少但都没事 我可以克服 多多少少还得依靠你们 我算开心 我有收获 我有进步
这样就好
而不是考虑我的感受 不去反反复复生硬地问而是自己去判断我是不是真的开心或者需要帮助需要安慰
更不是在我没有开口也没有明显问题的时候给我我需要的关心和爱护
不是在沟通失败之后为了更理解我一点做出些许有用的努力
所以如果这颗心灵消失了应该不算事 拥有这个名字的存在消失了才是真的会把他们逼疯吧

我是……真的很讨厌放不下家庭这个心结的自己
我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我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 我很清楚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压力和苦衷
我也知道他们为了我这个存在付出的代价怀抱的思虑做出过的努力和妥协
我清楚自己的状况已经算很好了 这一点点异常也只是平常而已 司空见惯 再普通不过了 我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感恩不知足
我都尽量有意识地记挂在心上……叫自己不要忘……
因为我实在是很怕自己哪怕是自顾自说出抱怨责怪他们的话 很怕和他们起争执和吵架
但是放不下真的就是放不下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想得多明白才能放下了不要再去提起

所以我就……该用尽量减少自己痛苦的方式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 以后能用这双手做到些许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 好的改变
除此之外……这颗心灵就没有意义了……
好好执行完这个过程之后再平庸至极不留痕迹地消亡……这样就好……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长长的时光和痛楚要去面对 还有我没有见过的事物和光景要去面对
都没事
“我不怕的”
那是骗人的 我不过又在勉强自己了而已……到那个时候我当然会害怕的
可是自顾自说着“我不怕的 没事的”这样撑过去 也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想起之前只有一次母上夸我说我很懂事 后来有一次说我很能忍
想起那些来自不同的人……说我温柔……说我努力的话语
我只觉得你们看到的闪闪发光……不过是持续的勉强 是无法言说于人前的痛楚而已

……我是累了……但是你不用理解我 真的……努力都不必做……
先试着抱抱我就行……虽然不知道能有用到什么时候……
其他的我会一个人努力的……就这样吧……【

 

今天开始突然变成了即使疲得脑袋完全无法运作思考也会下意识地对人作出笑容的状态
明明很想被人抱抱被人温柔对待想听温柔的话语也会马上温和推开那些不该得到的安慰……

我大概是闹够了厌了也就清醒了吧
终于想起自己是个压根从没有过归处的人了吗
“今天格外没有精神啊”
“嗯”
“没有睡好吗”
“是啊”这样轻快地做出算不上好看的笑容
噗 是啊 直接放弃了解释和让本心存在的可能吗 哪怕一点点也好
直接放弃了呢 一点犹豫和不甘心都没有 甚至陌生得有点想笑

如果很难过状态极其不好却用轻快的语气去回复对方 绝口不提一点不开心的事 不提一句塞满心灵溢到喉咙口的话语
对我来说就像把对方轻轻推开一段距离 彼此划清界限一样
“你是你 我是我,这个...

 

好帅气!><

メイプル:

为雨洛先生绘制的单曲CD封面^^

 
/
 
/ 转载自:メイプル
/ 插画

​满怀感情和期望去努力的话
大概就能传达百分之一左右了吧

说不出口的悲哀 无法变成好好成形的言语
松松的一大团带着淡淡的灰蒙蒙的颜色 和平地噎在心口 仿佛无论叹出多少气 也无法用叹气这个做法把它排挤出来
仿佛脸上保持着平和的表情一如既往 心灵却让全身都持续地发出无声又卑劣的哀鸣

我要的东西 那些话语和心意
在这个世上都不存在吧
好像我配不配得上都算不上是一个问题了
我不过是在做一个注定走向虚无的 理想主义的白日梦而已
分不清怎么算醒来 怎么算悲哀的妥协将就自我麻痹
因为讨厌等待和责怪他人 告诉自己只有变强到足以配上那份爱意这样一件事是可做的有用的
哪怕配得上却得不到 也可以安心归之于无形的运数 不用责备他人亦可以不...

 

这样啊……
我大概是……觉得渴求着被人所爱的自己很恶心吧
所以越是觉得孤单越是会难过…这样恶性循环吧……

我知道…自己的本性有多么糟糕
我知道 自己应得的 合理的反应 话语 和表情应该是怎样
我已经见过很多…很多次了
只要反复去回想那些 害怕得发抖怕得快要哭出来 害怕得脑袋里塞满重复的停不下来的“我已经不想再看到那样的脸了”的声音 ,再难过也不会再去愚蠢地重蹈覆辙了

ねえ…我能在你心上留下痕迹吗
人要多么困难才能互相理解啊
可能大多数人觉得容忍就能一起互相支持着度日 可是我想比起包容二字 容忍之下更多的是冰冷冷的“与我无关...

 

虽然我是因为脆弱才生出的自私 算是有所缘由 不是明明顾得全自己也还有余力却只顾自己那么恶劣 终究还是自私,的的确确的自私 光想着自己顾着自己,不愿为了对方感受圆滑一些变通一些,不关心他人 也无法爱人
也背负孤独 但是配不上沉重二字 不过是庸人自扰的 轻飘飘的 闲愁一般 不必要的奢侈品一般的孤独

我想每个人都不一样 需要的东西也不一样 大概对于爱的定义和需求也不一样吧
有些人我觉得有些地方我无法理解更无法认可 但终究是有人陪伴 我想了想大概也算是被人所爱
可是他们认可的被爱和我认可的被爱可能并不是一回事
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的正常的幸福可能与我所求并不是一回事

所以大概现状并不是 明明都一样 甚至于偶尔的高下有别 却只有我无法被人所爱吧

公生 薰 桐生 剑心 胜生 他们所得到的爱意大概就是我所渴望的爱意 爱意之外的那份关心和陪伴大概就是我所渴求的关心和陪伴
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啊
背负沉重的孤独 强大而温柔 的的确确是特别的存在
而我并不是那样的 我只是一个在他们这样的存在之外的大众主流之中几乎找不到共鸣的 固执又没用的普通人
桐生说他的父亲平常言行总是非常温柔为周围的人着想 只有在下将棋苦苦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才会无意识地做出那样习惯性的动作
像小孩子一样可能会干扰到旁人的动作 桐生却说那是平日总是非常温柔的父亲真实的样子 如果不是苦苦学习直到费尽脑力的话是看不到的 他非常喜欢看着那样的父亲
明明平日事事顾及他人 偶尔却会顾不上他人地露怯 这样的缺失也能被人用不是嫌弃和责骂的方式注意到而非忽视 ,被在乎 理解 甚至于觉得不坏觉得喜欢
我真的不敢想象能被人这样对待
不是说自己没有受过谁人这样的照顾 只是我终究只能视这样的照顾为我无法理解和应当感谢应当记住的幸运 以及对方的好性子
终究认为自己的露怯应当受到的合理回应是或表明或暗里的不适 容忍 嫌弃 责骂,是和善的指正 建议 或干脆直接的要求
如果想象着 期待着能被接受能被理解地放松下来以至于露怯 那无论收到温柔与否的回应 紧接着的肯定就是好一段时间的自我厌恶了【。

桐生的父亲
温柔而强大 ……不 也许没有那么强大 但的的确确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也有足够支撑他去温柔待人程度的强大
我并非什么温柔的人 和他也并非一回事
所以我想……无法那样安心接受那些温柔的回应以至于可以像他那样养成规律性的习惯 肯定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了吧

许多人圆滑灵活又老练 处处逢源,随时都能带上面具,效率不知道有多高 变得比眼下更强大的速度也很快
我想他们大概有所归处,因为知道无论他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在唯一在乎的那个人那里自己一定是存在的 真实的原本的自己在对方心上一定是留有无可取代的痕迹的,所以再怎么带上面具抹灭掩藏本心 也一定有一个可以安心按着本心做自己的地方
再要么大概就是想以其他方式在世界上留下痕迹,没有归处或不在乎显露本心的地方对自己是理解还是容忍 ,只要能得到最终的那份成就和回报,做到那一件远远的看起来不太可能完成的事就足够了。或者不渴求痕迹,只是自己心里一切清楚干净,只要达成目标达成愿望就足够。

嗯……我想我不是后者 想要的只有一份爱意确定自己存在的痕迹存在的价值本心的合理性
然而我没有那样一个归处 所以才害怕人前带上面具 本心便会于何处都无痕迹等同于不存在,甚至没用如我 渐渐在他人对那副面具的反应中磨灭本心吧
对吧 弱小所以才这样固执挣扎 自私所以才固执不愿掩藏 才无法为了他人感受放下自己想要存在的愿望

我想能否得到是一码事 配不配得上又是一码事
现在的我……什么都还做不到 弱小得连温柔对待所有人 让他人与我相处能感到最起码的舒适 干净又礼貌地去化解套路和口蜜腹剑的局面都做不到,自然是远远配不上我想要的东西的,我又怎么敢去索求呢
但是以后……总有一天我会比现在学会更多东西 也许不够强大 但是也许会离我想做到的温柔更近一些,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会变得配得上那样一份爱意吗?
即使无法得到……我会配得上吗【

 

时到今日也无法理解人要如何才能相爱

宿舍里五个人四个人都生在七月 三个都是巨蟹的
前几天宿舍里聊到生日 聊到星座 聊到巨蟹 聊到恋家
室友问没听你提过想家想回家想家人什么的 明明是巨蟹也不恋家的吗
我坐在上铺 想了想 隔着一段距离回答说 不想 小学的时候就自己跟着团出去大半个月过 那个时候也没想过 回去了也就回去了 没什么特别的
(从来没在外地去想念过谁 或者可能只是并不符合我对想念的概念吧)
室友不知道为什么用不是嫌弃而是带点不知是同情还是失望的眼神对我说 (名字)你好冷血哦
我也没觉得受伤或是怎么样 回答说 嗯 我有个朋友说过感觉我是性冷淡,印象就是性冷淡然后只对先前开live的那个人相关的事有反应【
“我觉得大学以来好像都没见过(名字...

 

认真把定期联络推掉不必再怀抱期待之后轻松了好多【
再过几天我就会完全习惯又彻底变回一个人的吧
………………一个人待在那种大家都三三两两结伴一起的地方心里就反复冒出 自己真是没用啊 这样一句话
可是没办法的吧 我和大家并不一样啊 光是那样做些看起来和大家一样的事我也只会难过的 而且人又蠢应付不来更多的麻烦


怖くない怖くない

这样反复地对开始慌张的自己小声说着

深知身后不会有援军 再冷再难也可以一个人往前走的 一点一点都不会想起来会发痛了

…………哪怕是这样 也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好糟好扭曲啊


每一个新的今天也...

 

……………
从家庭上找原由感觉也太牵强了
而且其实我从小到大既没有少了什么的缺失感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如别人的

但是想想自己这么扭曲
看到评论张靓颖恋情的文章里那句“寻求童年时被疼爱的缺失”
…莫名会觉得有点痛【。

嘛不过再怎么扭曲我还没有太依赖人给人添麻烦………………毕竟那么容易自我厌恶【
应该没问题的吧【。

 

看了木鱼做的《李献计历险记》影评,已经和主角分手的女生说如果你一直留在现在,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在一起,主角明明那么那么希望能像以前一样留在她身边,但是知道如果按女生说的那样在一起只会是因为怜悯,所以他宁可不要这个结果,宁可背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向那条艰难得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路,穿过无数道时光的门回到第一次见面时候女生的身边。
木鱼说这是耗尽一生对爱情的追寻,可是因为主角他在那个时候因为那样的原因拒绝了,宁可去并无把握地耗尽一生也不要眼前这样一份并不是他想要的温存,我想主角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个女孩子,似乎也不是我现在能去定义出来的一句“爱情”,他应该只是想要那份爱人的同时也能被人所爱的感觉吧。
只是想要存...

 

四个室友里有三个都说过觉得我是那种脑子里只有学习 看起来是完全不会去想恋爱啊喜欢啊之类事情的人
“我会想的啊”
经常想的啊
我只是不愿意那么快就下决定,因为我知道急急忙忙地去做个形式并不会有结果 反而会让我这样的人愈发自我厌恶

我想要被人所爱啊 也想要没有那么多顾忌地去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好
可是平等的爱情才能长久 毕竟谈恋爱的目的不是为了总之先待在一起等到哪一天出现无法解决的问题了然后分手
若真有能给我那样爱情和善意的人 我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有什么能还给人家
如若有一天对方发现我给不了他以为我能给的 那么那份爱意还会在吗 这样一个我又配得上不求回报还不会变质的爱意吗

努力去笑 违心或不违心地与人为善 拼命为了...

 

怪诞如我 琅琊榜先前刷屏大热的时候我都没看
前几天无聊戳b站直播放这个 看了一点感兴趣了就想看完了

先前就听很喜欢王凯的那个同学讲到这部剧时 提过赤子之心 这样的词
我看到靖王和梅长苏冒那样大的风险那样小的翻案可能也决定眼下就要追查当年的旧案
看到梅长苏他为了过世的老人家难过得吐血 守丧礼禁食三天 明明身体状况很糟可能会为此生一场大病 那位大夫和他的两个部下都没有拦他 也没有半句的这又是何苦之类的见鬼话
那个人的寿命只有这么久 哪怕身体不适地劳心劳力 哪怕不得善终危险重重 哪怕要在无辜的人们心上狠狠插上一刀 浸身污秽搅弄风云心灵违背本愿地渐渐变得麻木冰冷
也要为了当年的事 以这个身份走下去

我又想起那句赤子...

 

自由泳和蛙泳都会了 一共28节课………提前了十节课左右学会的……?
虽然肯定游得不算好啦毕竟我不算喜欢游泳又一直偷懒…………总归可以浮板臂圈啥都不带地就这么从泳池一头游到另一头就是了【
不过不造下个夏天还记不记得该怎么游【

自由泳比起蛙泳换气实在是不舒服太多了 为了能浮起来换到气一直拍水腿也容易累【
基本一换气就沉下去一大截然后再努力拍水浮上来 也没自信下一次换气会不会喝到水或者鼻子呛进水或者气根本换不够【
所以超级讨厌换完气整个人往下沉那一瞬的感觉【
但是自己把浮板扔一边 想尽量游远一点的时候 每次往下沉就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没问题”“这次气也换足了,很好” 一次一次继续划水然后出水站起来看看身后发觉自己...

 

抱抱我 夸夸我
让我把头埋进你颈窝或者贴近躯干 感知你的温度和心脏跳动
让我能去相信这样一个我即使不自我扼杀地活在世上也不是百无一用的糟糕垃圾
让我知道也许不那么亲密但起码我不是一直一个人走在没有人在乎的这路上

 

我真的是……看着这个人就觉得心酸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想来不会是单纯的意外 但是那个人死掉的缘由究竟是什么 的确是狐狸本人因为嫉妒或者什么杀掉的也好 他自己因为八云这个名字的继承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自杀也好 甚至是艺妓妹子的报复方式也好 想来大概都是可以接受的 不会吓到亦不会觉得很悲哀 大概因为都是想得到的…………只要过渡自然都没有问题

但是因为一开始就知道那个人是在不该死掉的年龄死掉了 这个人也早早地就永远失去了那样一个人 再也找不回来

到后面看着什么都会觉得心酸

一开始学落语无非为了活下去 后来才终于喜欢上 然而此前都在不怎么练习却顺风顺水的天才旁边拼命那样练习 狼狈的蹒跚前行  感到没有着落无法走得更远  再后来渐渐顺利 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落语 到老年的时候已是年轻时一句声名鹊起都比不上的成功 然而那个人再也找不回来了

看着那个眼神我好想问他

“这样颠簸一生 你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了吗”



这个动画营造出的气氛感 他们活着的那个世界 塑造出的人物内里我都好喜欢

当然我知道动画画得肯定比实物要好看 之前在看过小说之后去看挪威的森林的电影 差不多能在脑内平衡那个落差……

其实那样的动乱也好时代的变化也好 我想作者身为本国人想要交代的时代背景远比我能从画面里感受到的要丰富得多 多得多

但是即使如此 我也好喜欢那样活着的感觉 即使经历年少的不幸 战争的动乱和种种种种 只因为一份想要待在曲艺界的心情 光是这样就会感到高兴 听着寄席三味线的声音就会安心下来 不安难过的时候就说说落语地度日

任凭世界改变和心境的不定  与是否以此维生是否进步是否出名无任何关系 就像必需品一样 就如同生命本身一样 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对于落语的喜爱和感触理解

真的是…………ああ 

如若能这样……清晰地看得清自己心灵地活下去 而且还能有所进步在喜欢的领域内得到认可有所成就 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光是能这样一辈子都看得清心灵却活得不那么紧迫痛苦我都觉得很棒了 一点点的认可和成就真的就好像天降甘霖一般的奇迹和恩惠了

看着他们俩在那样的世界里那样活下去 时不时会莫名就觉得要哭出来了


红楼梦有一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常看到有人那这句来指责评判说场面话也好什么也好来处事维生的人生

但是于我来讲这句话悲哀不在于那样的人活得更轻松更得意或是怎样 而在于哪怕有多少推崇宁静致远 沉潜作学问的声音 活在世上人人都躲不过这一句话 再怎么真心至上 也得顾及场面 因为你知道

“这就是会做人啊”

是啊……这句话不可笑也不嘲讽 我知道它是对的

它是那么可悲地……不可置否

…………我知道冷场和的沉默的尴尬令人不适 有些场面话听着知道是场面话好比见面三分情的道理终究还是会觉得这样说一句闹一句热闹点关系和感觉更好

无论沉潜也好圆滑混人际也好 不可能丢下这句话不管 无论如何需要在自己的本心和这句话之间找到折中的平衡

……要磨去一部分本心 学会起码程度的人情练达 才能真的按着本心顺利地去做想做的事 一昧护着本性不肯丢下也不成 折中的过程中忘了模糊了本心也不成 真的很难


我越来越意识到学校真的相较社会来说已经是个非常单纯非常象牙塔的环境了  而我的人际圈子小 父母的默许和照顾以及种种幸运 我需要忘掉一部分本性以求适应的这个环境 已经是再象牙塔不过的了 

然而我已经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有多麻木 忘掉的本心忘掉的感触 我都不敢仔细去想到底有多少

……哪怕艺术也得活着才能做 听人说国内有个实力很强的钢琴家不肯教书日夜弹琴 最后把很贵的琴卖了换了架便宜的维持生活 其实我也不觉得可笑或是怎么样 只要自己觉得值得就好 

问题是要是直接贫困致死了……琴也弹不成了 对吧

若早知有这样的结局 起码为了不死掉以致彻底无法弹琴总会改变一点点的 对吧

我高二的时候就是因为意识到<本心为上无法顾及现实本末倒置>才选择了自我麻木 去忘怀 去抹掉本心 

而当下的环境不过如此而已

若以后踏入社会……如同高一高二时候的情况一样 生存需要不得不再改变自己 我究竟会麻木到什么程度呢

…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补课地方的语文老师说因为文化上的积淀不够而无法领会诗词和古建筑等种种的美 是再悲哀不过的事

其实我觉得纵然的确是可悲  一辈子都不知道的事至死不知道也罢

最可悲不过 原本能清晰感知的事物 日渐麻木再也感受不到,清晰地记得<过去的自己能看到能听到那些事物>这个事实 眼下的麻木如同闷响的巴掌每天打在脸上 玻璃渣或是尖锐的废木楔一般扎在心上


校考那段时间的最后两天我塞上耳机闭上眼睛模糊能像以前一样看见一些东西

夏目那首编曲真的是一级神的bgm 午睡入睡前听的时候能看到溃和自己坐在稻荷古都他们家的那种阳台上  圆形的门拱 外面是清幽幽的绿色 凉快干净却不觉得太绿太蓝阴森森 有风拂过会跟着微微地摇晃 大概是竹子 我是好好地坐着 溃是随意不屑地侧躺着 

算得清晰的画面


说来溃和我的关系从来算不上好 我现在已经不清楚了…想来可能类似于两个人格没有记忆阻隔地共用一个身体的感觉 只是强行被绑定在一个屋檐下的刚好能和平相处的关系

忘了是梦见还是闭上眼睛看见的 也忘了为什么

溃用了认真但是不大的力道单手勒住我的脖子 我被摁在墙上看着她冷冷地有点不耐烦地说

“你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也一点所谓都不会有。”

除去那些种种种种换个谁都会有的的社会联系……

不会有人在乎的


嗯,我知道

现在自顾自碎碎念让自己静下心来变成“平気平気(へいき)”了……以前是大丈夫

偶尔会和以前一样玻璃心又很在乎什么东西什么结果变得很不甘心自我厌恶 情绪翻涌着要变成奇怪样子的时候

想起那句话和被掐脖子的那个场景 

整个人就凉下来平静下来觉得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了【


啊顺着这条线一口气扯好远【

本来是在说这个动画的事 

本来其实自己懂得不多 觉得像现在这样渐渐忘了无意识去分析分镜和镜头光影什么的也蛮好的 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感觉不过也不细说了

虽然现在整个人都是被带进去了整个陷进去的状态肯定不太客观但是打心底地觉得这部感觉是真的做的特别好

石头他其实…………我觉得他蛮厉害的 血界战线那个反派boss是他配的真的吓了我一跳 这次一开场老头子状态的狐狸也没有听出来是他 塑造上没细听但是没有觉得很平没变化或者违和

他用得最多的那种声音也算是撩的了 但是我对他fan力不太高就在于…………哪怕我已经很喜欢稻荷了有人物加分也不太喜欢他的塑造…………真的不少时候觉得说什么都是同样的抑扬…………到后面高潮剧情的时候稻荷每次叫他家女儿名字我听着都觉得没区别真的是感觉微妙又出戏【。

当然熏的声音应该是也是这类声线但是哪里不太一样…………总之一听就知道是熏不是其他角色 不过我没再回去细听也不清楚给熏的配音有没有这个问题…………

所以少年青年时期的狐狸…………那个抑扬总在一个频率上的声音真的是直接稻荷带入强行出戏【。 不过也就是偶尔 听得出这边的变化还是多一点但是石头这种类型的声音…哪怕加了情绪的变化也觉得…主观意义上地好奇怪……

不像mamo撩的那种声音抑扬多表现力也强……石头感觉反而是非代表性的声音要更好一点?【。

因为无论什么艺术形式就是要符合逻辑(总之不是杂乱无章完全随机)地做变化啊……画也是音乐也是文章也是当然配音也是……驾驭的变化丰富又到位当然就会觉得很强 明明不同情况下还总是一样就会让人想打人嘛【你闭嘴【

说来这个动画涉及到相当分量的直接落语表演 石头他们是不是也私下去听了一些落语做了不少功课来表现这个角色呢  想到这点就觉得好可爱【


ed当然我也喜欢 安定感 悲哀 厚重 悠扬从容 都可以感受到 很舒服 

但是op真的是太神了……【

当然作曲编曲本身就已经很厉害了主要是唱得更是气息自如听着舒服

真的无法想象按普通人初见原曲按最常见逻辑一板一眼去踩调子唱会是什么神奇的状况【

之前看记录片据说oped都是oped担当的导演要听个一百遍左右脑内有具体画面分镜了才会着手去画的【

这个op真的是…………开头的那部分特别是到人刚开口出声的部分那样做 调子给人的感觉和只是听或者看歌曲pv听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感觉包含的情绪要细腻丰富又冷冽得多【我也说不太清……【

认真说的话歌词其实限定了表达的情感 没看歌词去听的话……比起艺妓妹子旋律让人想到的倒是狐狸和那个人的悲哀更重些


说来我也打心底地觉得那家伙真的是为落语而生的天才

最主要不是他不仅不常练习却表演得很好 也不是因为他光是多看几遍就能够知道要怎么表演

他那么浪一个人 真的感觉他除了表演落语就没在任何世上费过脑筋动过脑子 说得上是不上进了 但是对于落语却看得很准 眼光长远 比他师傅和那些老前辈要长远得多  真的让我觉得很厉害


动画本身上

演出的出色就不说了

这部我没有看漫画……但是从小排球以来我就觉得漫改动画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是跟鲁鲁修那样的原创动画一样难的……有参考和完全没参考其实都很难【

原作名气不高的还好讲 当然钢炼漫画我也没看【 但是像钢炼那种人气高的  一些经典又重要的画面在动画里是必须还原的 除非动画超神能做个比原作更强的画面取而代之【。 明明换了一个形式 特别是在视觉停留的时间和变化的处理上不一样 与其说用动画的方式做得更出色 光是还原却又没毁掉没有违和感我都觉得很困难了【。

所以爱德他好不容易第一次见到门后的阿尔却被拉回门另一边的那段我觉得做得特别好 侧面镜头给的爱德动作的那个感觉还有正面镜头的那个光影处理都很棒地还原了原分镜而且也有动画形式本身的魅力 我个人主观意义上觉得做到了还原之上还加分了的就是到中途就切入ed的前奏这个安排了……可能因为我个人很喜欢那首ed对歌本身也有自己的思虑 所以这么玩…真的是整个人都鸟肌了【。 朴姐的配音也是特别适合

亚人他动画处理跟大多数tv动画不一样对吧 虽说感觉是CG动画…除了质感绘柄不一样……他制作过程…应该跟见本市动画人展览会的樱木那个短篇从CG改成动画画面的过程不一样吧……?  应该可以说对漫画的表现改动程度相对大一点吧?但我觉得这样动画漫画是两种感觉 说不上还原至上 也各有自己的优点,因为本身动作戏比较多 漫画的那种阅读的停留感感觉气氛上心理上的压抑感更强 动画处理得流畅得多节奏也好就有种写实意义的动作大片的感觉【。 是各有自己的魅力的感觉吧

乒乓也没看漫画不好比对……但是动画里明显有一些漫画阅读一样的方格处理 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或是怎么 其实我蛮好奇那些画面分镜是不是直接用的漫画原作的【 总之那样处理回头说来算是字面意义上的“照搬”了 但是看着也很舒服啊 看的时候脑袋里也不会浮现照搬两个字

火影到后来虽然坑了 动画一期文戏的节奏上也有明显的问题对吧 但是整个来说感觉跟漫画放一起也是各有自己的优缺点 算是好的 我个人觉得佐子对团藏那一段真的是帅爆了以至于我脑袋里面第一印象不是漫画而是动画【 波之国那一段我记得更多是的漫画【因为感觉叙事节奏比较好【。 

但是小排球就…………当然我没有很认真看太多所以意见相当主观不可靠……说到作画它的动画应该是没有什么可去挑去不满的【。 这么说来我不知道该算导演的锅还是作画的锅……【。关键分镜还原了但是让人…好吧让我感到不舒服 有种把漫画掰成动画直接放上来了的违和感【。 发球扣球的时候…它用了临时换画风的爆发性做法但是也……【 绘柄上感觉很多地方都不如原作可爱帅气倒是没办法的事情……主要是作为一个运动番他的文戏叙述实在是…………看漫画的时候某个角色担任剧情和比赛解说的感觉其实是没有那么重的…………动画真的就【。我忘了有没有bgm空得比较多的锅【。总之那样按解说上去真的一级出戏【。大多数人似乎是觉得配音都蛮适合的……别的且不说日向和小武我真的不能接受【。跟看漫画时候脑袋里的声音完全不是一回事【。其他人除了月岛也觉得不怎么适合【。总之我觉得可能重伤主要是文戏和镜头上拼接的处理…………当然是我个人觉得我看过的那么几集内……感觉就像照抄漫画做成动画的一样没有转换成动画该有的表现形式【。还有一定要吐槽的是…op2正侧面把大家排一排按着机器一般的节奏踏下脚的那个镜头………………我真的是……………………【原作什么时候把用这种神奇的做法来表达他们是一个团队了【。

当然阅兵式的时候那种整齐会觉得好厉害好吓人个个都是尖子兵那是因为是活人掰成一模一样当然难啊 凭空创造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的一致好吗!变化呢个性呢细节呢 已经做出来的变化和丰富自己去抹了就是败笔好吗【。

【。

好好好 我知道难 偶尔有个动画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人之常情

所以这个动画是漫改但是做得这么舒服这么棒……主观上就会在制作耗费的心思上加分吧【

好像原本还有其他想说的……被蚊子咬得分神也想不起来了

去睡觉惹

 

【静静吐出一口长气

……我在想他要是知道我每次看到他访问记录都会受宠若惊mode地吓一跳…还有现在几乎所有密码都和以前一样没改 用的他的生日……会不会觉得瘆人或者噁心之类的

补习班的同桌有个除了长相各方面都特别优秀的追求者 她一开始跟他就不是太熟 后来意识到了 因为的确对对方没感觉 不想给把人当备胎 正好是集训前的日子快要离开学校了 就尽量不再和那个人交集
可是那个人…本来是打算去北京学医后来知道同桌的目标是上海的学校就改了主意去上海学信息计算机什么的【还给同桌做了理综的要点笔记本啊特意去求的学业御守什么的【
同桌很苦恼自己没办法说伤人的话让他死心 但是自己也没办法回应这样一心付出的人 只是离得远远的盼着对方什么时候心灰意冷了彻底死心

因为那个人……主动去做的事全部都是我单恋的时候想做没能做的事【【所以同桌那样的反应跟我讲这些的时候……我稍微有点不太好【
我问她说那单恋的人太主动果然是会给对方带来烦恼的吧 那如果喜欢对方却不算熟络 最好的做法就只有自己早早放弃吗
她说 不啊 带来的苦恼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内疚 被人善待喜欢当然会高兴啊
“有人追总是好的”

是吗………想来我也烦了那家伙很久呢
我不清楚他具体指的是谁
但是我记得以前初中的同学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说有 然后同学问喜欢人家什么呢
他说 因为对方喜欢自己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就喜欢对方了

( ; _ ; )

我的性格真的是………不被人包容的话 相处起来要么自己难受要么别人难受
但是如果我能给你的不是你需要的 一直这么包容下去总会累会倦的
我也不太想……这样折磨温柔的人

我啊…………眼高手低 明明自己能做到的事就只有这么一点 喜欢的人却都是出色又温柔 大家都会喜欢的人
大概这难得的喜欢毫无特别……也配不上得到回应和结果吧
我已经……说不上喜欢了
也很久没有喜欢上谁了

也许你的人生要坎坷要幸福都轮不着我来祝福 我就真的只希望………过去擅自只为了自己的心情塞给你的礼物卡片文字和话语【不会让你觉得噁心光是想起就想躲得远远的
也许给你添麻烦让你费心包容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了……但是只要没有让你不安反感或者苦恼我就很满足了
………

世界是真的很小啊
但愿以后也不会再见面就好了【

 

嗯最近二刷旧番都尽量努力关上无意识分析画面的开关
所以没有一一注意………但是注意到的范围内感觉这部的演出细节做得好舒服
努力地想弄一下gif卖安利还是失败惹于是放弃惹

唔重点是第二句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