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我只是想喜欢自己一点…………
也许我这种人就是该一个人躲起来哭到哭不出来为止吧

累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呢…………
担心着会惹人生气
担心着又是自己不讲道理


比起向人撒娇 安抚自己这种事要来得更熟悉
也不是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呢
……可能我不该怀抱期待的吧

心里揪起来地疼
说不出来
说不清楚

毕竟我是
奇怪扭曲又没用的怪物来着

不如再次带上面具吧…………
长出仙人掌的刺吧…………
为什么要做无谓又疼痛的挣扎呢

 

结果还是尽是在说谎【头皮发麻
我不知道了我去学习了
我不要上课睡觉了平时分平时作业占比分太大了
忘了自己是个学渣活得倒是轻松了很多结果又回到原地【。

对面已经在努力了
我还是觉得有一天自己会变回一个人
这些滤镜总有一天会消失的【。
当时我看到“喜欢的人”四个字是代指自己的时候我都是用理性去意识到的【。
【。
最近经常做些奇怪的梦
我在想是不是待在一起的时候有点多 让我动脑子分神的事太多所以我才忘了这件事
我没有办法相信自己是真的有被人喜欢【
也没有胆子不过脑子地随意提起这件事【

最近睡前睡不着脑子里就是各种各样的负能量
最后冒出几个字 说
我有点累了…………
然后一下就困了就能睡着了【。

我不明白那些时候自己为什么...

 

超好看超可爱><

our young and stupid:

和小伙伴( @寒天黑糖 )换的801s
因为32s和801s太冷门了基本没有东西我就想到了换粮这一出

既然是地堡机房维护担当怎么都会扯上系统维修
801s的名字在众s型之中这么特别,意思应该是 8|01(猜的)

另手势的意思是 budazhe(看我口型)


 

好温柔

不安定:

Hotaru  feat.花近

【Bilibili】

【无水印 pixiv】


久违的曲绘,也算是有感而发

为什么我就是这么喜欢看城市入夜后逐渐亮起来的灯火呢

 
/
 
/ 转载自:不安定

可能我不该这样擅自不安吧
但是又开始不知道该张口要些什么了
结果就变得像一开始一样 什么都不太敢要了

或许我不该这样任性的
但是我也不清楚我不必顾虑的那个范围究竟在哪儿
干脆不再抱有任何期待的咽下去 不知道这样是轻松一些了还是更难过一些了

我是不是该去问问谁这种状况该怎么做
比如去依赖其他朋友而不是自己强行消化吗

我不清楚……
一开始我想要的只是一星半点的安慰 经验的累积 问题的探索
也许这次我是无法明白爱意的形状……爱人或被爱的感受了

这样笨拙又固执只怕是会惹人生气的吧【
……算了

 

……
我知道是我不好 可能这样不过是改正坏习惯过程中的正常反应吧

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有够可悲啊
结果绕来绕去不过是拼命压抑自己然后默默自杀了的故事吗 还不如就如她幻想中的了结了夫家的四条性命 恶名昭著 在众人之前被残忍行刑来得好呢
起码不用……短短一生中的思虑努力挣扎都一个人承担了一点痕迹都不留【
不过不太确定这次的物怪对她是什么状况……狐面的男声面具就是她本人的话 那么还存在这个与她恋爱的物怪吗 有的话……既然是附身与欺骗 也不存在任何对她本人对她遭遇的在乎吧

……
就这样吧
我自己加油
反正难受到心脏疼也是好一阵子之前的事了 到现在再来一次也没什么
反正该一个人去面对承担的事情本来就很多 早点长点记性早点习惯也好
我也该早点洗掉以前在二次元累积下来的不现实的恋情观 活回三次元【

怎么说呢
我感觉就是自己的大脑太固执 实在说服不了也哄不过去骗不过去 只好哄哄身体 有抱抱有体温 脑子就觉得啊算了暂时不想了先相信一段时间再说吧【
如果有一天能成为强大又温柔的人 即使并不是被人所爱地那么无可取代 我所生存的环境本身也能证明我是有价值的
就不会因为心底里挖不干斩不净的自卑患得患失 说话待人小心翼翼诸多顾虑 细枝末节也不顾成本地再三确认了吧
我想到那个时候我也依旧不会是让大多数都能有所好感有所欣赏的人 很明显剑心菊桑桐生他们都不是这样
但是也无所谓了…………
能由能力来确信自己是有价值的话 也不用这样这么在乎每个旁人的看法了

如果无法被人所爱 那么可以退而求其次
只要一世的清楚干净对吧
虽然大概也没简单到哪儿去就是了

おやすみ

 

上一年实现了一些我原以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吓得我赶紧跟自己说要冷静 哪天这些都消失了恢复原状也是正常也要适应
希望新的一岁可以向那个清楚干净的理想再靠近一点吧。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尽力往前走的
苦难和恩惠我都会去面对 不会逃跑自我欺骗的

 

好好哭出来人就好受多了……
脑袋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虽然不比一个人待在酒店的房间可以哭出声就是了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四月底在上海……不过忍耐了一个月多一点而已……自己真是没用啊。

姑且是没办法吧……
不努力的话就没有地方可去
不努力就得不到爱意
不努力就只能一个人待着………
没有归处 无法诉说 为了一次又一次的合理 把成形不成形的话语和思虑都生生咽回去 谁都不知道 我自己也总有一天会忘记,这一刻 上一刻 无数个下一刻 那些渺小又无意义得可笑的痛楚 是不曾存在过的,无论当时我为此忍耐多少 努力多少 勉强自己多少 ,一点点累积起来 某一个瞬间 数不清的那样一瞬间 几乎要压垮这个没用又毫无意义的我,也终究是 等同于 不存在的
这颗扭曲 、卑劣又畸形 这颗丑陋又可笑的心灵,没有人理解才是正常 不会有归处是理所应当
一开始我就知道的……哪怕忍不住怀抱了一点点期待 可是你看到现在 我也没有多受伤多失望

是啊……我是累了……一刻不停去顾虑他人勉强自己做出温和活泼的反应……忍耐自己不喜欢的回应和行为……勉强自己……温和待人……努力地换位思考去理解人……不生气也不暴躁 尽力不去抱怨
我做得没有听起来的这么好 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持续在努力了……

母上那个时候很嫌弃很生气很不耐烦 没有一丝理解地对我说
“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我当然……觉得累啊……
不过这是我自己选的……没办法对吧……只要我好好长点记性 不要再绑同着他人的利益和感受 只按自己的标准处事没有一丝妥协的话,我自己一个人觉得痛苦和疲惫 也是我自己的自由对吧 这样不会妨碍到谁的……对吧……

我已经……受够那些合理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能怎么做……
我应该生气吗 应该发脾气去争一争吗 应该撒娇吗 还是该装装可怜让人安慰?
我不知道……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能做的就只有一次又一次一个人咽下去 一个人消解下去 忍不住的时候可能会适当地炸一下 为此付出大小不一的代价,然后靠着音乐 动画 绘画这些东西的共鸣 甚至是依赖女性向r18的音像、同人漫画或者妄想来自我安慰自我拯救,躲起来一个人哭到哭不出来
我能做什么……我说不出来……我已经有在努力了……但是连这件事的努力都让我觉得累了
长篇大论冗长怯懦的自我表现和拼命传达
我已经累了…………
溃在心里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对我说
“你就这么推掉……?”
“你怎么这么没用。”

……是啊 我不能……每次都想着逃跑
所以我还得……继续……勉强自己 去努力 维持下去 得到结果
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了……

……你觉得那些道理是存在的吗
可能对于我来说 能力范围内 我会尽力去试图理解对方 宽慰对方 不管如何起码态度柔和一点 起码有所努力
可是
因为脆弱所以就应该得到疼爱?因为敏感所以应该得到照顾?
因为是父母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朋友所以就该理解我?
因为是亲人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恋人所以就该理解我?
让我以当事者身份作这些要求 哪怕是这样怀抱期望吗?
这到底是什么蹩脚的笑话?

我知道……这颗心灵有多么的毫无意义
没有人在乎……
推开本能的对死亡和痛楚的恐惧不说 我也不能随便消失掉
不是因为是这个我……而是因为这个身份牵扯到了其他人
父母被强迫和我绑定 在我身上投入了那么多物质精力和时间的成本……我能做的最起码的也就是不要直接伤害他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要让那些成本和时间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至于我每天开心还是不开心 痛苦还是不痛苦呢 这些事说白了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需要慢慢获得能稳定地自立更生的能力 兴趣和意向是最好的动力 健康的情绪和和心理也是条件之一 所以一定程度范围内可以支持或者不阻挠我往自己意愿方面发展
最重要的是定期不定期问我一句的时候得到一句 一切都好 小问题不少但都没事 我可以克服 多多少少还得依靠你们 我算开心 我有收获 我有进步
这样就好
而不是考虑我的感受 不去反反复复生硬地问而是自己去判断我是不是真的开心或者需要帮助需要安慰
更不是在我没有开口也没有明显问题的时候给我我需要的关心和爱护
不是在沟通失败之后为了更理解我一点做出些许有用的努力
所以如果这颗心灵消失了应该不算事 拥有这个名字的存在消失了才是真的会把他们逼疯吧

我是……真的很讨厌放不下家庭这个心结的自己
我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我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 我很清楚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压力和苦衷
我也知道他们为了我这个存在付出的代价怀抱的思虑做出过的努力和妥协
我清楚自己的状况已经算很好了 这一点点异常也只是平常而已 司空见惯 再普通不过了 我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感恩不知足
我都尽量有意识地记挂在心上……叫自己不要忘……
因为我实在是很怕自己哪怕是自顾自说出抱怨责怪他们的话 很怕和他们起争执和吵架
但是放不下真的就是放不下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想得多明白才能放下了不要再去提起

所以我就……该用尽量减少自己痛苦的方式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 以后能用这双手做到些许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 好的改变
除此之外……这颗心灵就没有意义了……
好好执行完这个过程之后再平庸至极不留痕迹地消亡……这样就好……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长长的时光和痛楚要去面对 还有我没有见过的事物和光景要去面对
都没事
“我不怕的”
那是骗人的 我不过又在勉强自己了而已……到那个时候我当然会害怕的
可是自顾自说着“我不怕的 没事的”这样撑过去 也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想起之前只有一次母上夸我说我很懂事 后来有一次说我很能忍
想起那些来自不同的人……说我温柔……说我努力的话语
我只觉得你们看到的闪闪发光……不过是持续的勉强 是无法言说于人前的痛楚而已

……我是累了……但是你不用理解我 真的……努力都不必做……
先试着抱抱我就行……虽然不知道能有用到什么时候……
其他的我会一个人努力的……就这样吧……【

 

今天开始突然变成了即使疲得脑袋完全无法运作思考也会下意识地对人作出笑容的状态
明明很想被人抱抱被人温柔对待想听温柔的话语也会马上温和推开那些不该得到的安慰……

我大概是闹够了厌了也就清醒了吧
终于想起自己是个压根从没有过归处的人了吗
“今天格外没有精神啊”
“嗯”
“没有睡好吗”
“是啊”这样轻快地做出算不上好看的笑容
噗 是啊 直接放弃了解释和让本心存在的可能吗 哪怕一点点也好
直接放弃了呢 一点犹豫和不甘心都没有 甚至陌生得有点想笑

如果很难过状态极其不好却用轻快的语气去回复对方 绝口不提一点不开心的事 不提一句塞满心灵溢到喉咙口的话语
对我来说就像把对方轻轻推开一段距离 彼此划清界限一样
“你是你 我是我,这个...

 

好帅气!><

メイプル:

为雨洛先生绘制的单曲CD封面^^

 
/
 
/ 转载自:メイプル
/ 插画

​满怀感情和期望去努力的话
大概就能传达百分之一左右了吧

说不出口的悲哀 无法变成好好成形的言语
松松的一大团带着淡淡的灰蒙蒙的颜色 和平地噎在心口 仿佛无论叹出多少气 也无法用叹气这个做法把它排挤出来
仿佛脸上保持着平和的表情一如既往 心灵却让全身都持续地发出无声又卑劣的哀鸣

我要的东西 那些话语和心意
在这个世上都不存在吧
好像我配不配得上都算不上是一个问题了
我不过是在做一个注定走向虚无的 理想主义的白日梦而已
分不清怎么算醒来 怎么算悲哀的妥协将就自我麻痹
因为讨厌等待和责怪他人 告诉自己只有变强到足以配上那份爱意这样一件事是可做的有用的
哪怕配得上却得不到 也可以安心归之于无形的运数 不用责备他人亦可以不...

 

这样啊……
我大概是……觉得渴求着被人所爱的自己很恶心吧
所以越是觉得孤单越是会难过…这样恶性循环吧……

我知道…自己的本性有多么糟糕
我知道 自己应得的 合理的反应 话语 和表情应该是怎样
我已经见过很多…很多次了
只要反复去回想那些 害怕得发抖怕得快要哭出来 害怕得脑袋里塞满重复的停不下来的“我已经不想再看到那样的脸了”的声音 ,再难过也不会再去愚蠢地重蹈覆辙了

ねえ…我能在你心上留下痕迹吗
人要多么困难才能互相理解啊
可能大多数人觉得容忍就能一起互相支持着度日 可是我想比起包容二字 容忍之下更多的是冰冷冷的“与我无关...

 

虽然我是因为脆弱才生出的自私 算是有所缘由 不是明明顾得全自己也还有余力却只顾自己那么恶劣 终究还是自私,的的确确的自私 光想着自己顾着自己,不愿为了对方感受圆滑一些变通一些,不关心他人 也无法爱人
也背负孤独 但是配不上沉重二字 不过是庸人自扰的 轻飘飘的 闲愁一般 不必要的奢侈品一般的孤独

我想每个人都不一样 需要的东西也不一样 大概对于爱的定义和需求也不一样吧
有些人我觉得有些地方我无法理解更无法认可 但终究是有人陪伴 我想了想大概也算是被人所爱
可是他们认可的被爱和我认可的被爱可能并不是一回事
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的正常的幸福可能与我所求并不是一回事

所以大概现状并不是 明明都一样 甚至于偶尔的高下有别 却只有我无法被人所爱吧

公生 薰 桐生 剑心 胜生 他们所得到的爱意大概就是我所渴望的爱意 爱意之外的那份关心和陪伴大概就是我所渴求的关心和陪伴
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啊
背负沉重的孤独 强大而温柔 的的确确是特别的存在
而我并不是那样的 我只是一个在他们这样的存在之外的大众主流之中几乎找不到共鸣的 固执又没用的普通人
桐生说他的父亲平常言行总是非常温柔为周围的人着想 只有在下将棋苦苦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才会无意识地做出那样习惯性的动作
像小孩子一样可能会干扰到旁人的动作 桐生却说那是平日总是非常温柔的父亲真实的样子 如果不是苦苦学习直到费尽脑力的话是看不到的 他非常喜欢看着那样的父亲
明明平日事事顾及他人 偶尔却会顾不上他人地露怯 这样的缺失也能被人用不是嫌弃和责骂的方式注意到而非忽视 ,被在乎 理解 甚至于觉得不坏觉得喜欢
我真的不敢想象能被人这样对待
不是说自己没有受过谁人这样的照顾 只是我终究只能视这样的照顾为我无法理解和应当感谢应当记住的幸运 以及对方的好性子
终究认为自己的露怯应当受到的合理回应是或表明或暗里的不适 容忍 嫌弃 责骂,是和善的指正 建议 或干脆直接的要求
如果想象着 期待着能被接受能被理解地放松下来以至于露怯 那无论收到温柔与否的回应 紧接着的肯定就是好一段时间的自我厌恶了【。

桐生的父亲
温柔而强大 ……不 也许没有那么强大 但的的确确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也有足够支撑他去温柔待人程度的强大
我并非什么温柔的人 和他也并非一回事
所以我想……无法那样安心接受那些温柔的回应以至于可以像他那样养成规律性的习惯 肯定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了吧

许多人圆滑灵活又老练 处处逢源,随时都能带上面具,效率不知道有多高 变得比眼下更强大的速度也很快
我想他们大概有所归处,因为知道无论他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在唯一在乎的那个人那里自己一定是存在的 真实的原本的自己在对方心上一定是留有无可取代的痕迹的,所以再怎么带上面具抹灭掩藏本心 也一定有一个可以安心按着本心做自己的地方
再要么大概就是想以其他方式在世界上留下痕迹,没有归处或不在乎显露本心的地方对自己是理解还是容忍 ,只要能得到最终的那份成就和回报,做到那一件远远的看起来不太可能完成的事就足够了。或者不渴求痕迹,只是自己心里一切清楚干净,只要达成目标达成愿望就足够。

嗯……我想我不是后者 想要的只有一份爱意确定自己存在的痕迹存在的价值本心的合理性
然而我没有那样一个归处 所以才害怕人前带上面具 本心便会于何处都无痕迹等同于不存在,甚至没用如我 渐渐在他人对那副面具的反应中磨灭本心吧
对吧 弱小所以才这样固执挣扎 自私所以才固执不愿掩藏 才无法为了他人感受放下自己想要存在的愿望

我想能否得到是一码事 配不配得上又是一码事
现在的我……什么都还做不到 弱小得连温柔对待所有人 让他人与我相处能感到最起码的舒适 干净又礼貌地去化解套路和口蜜腹剑的局面都做不到,自然是远远配不上我想要的东西的,我又怎么敢去索求呢
但是以后……总有一天我会比现在学会更多东西 也许不够强大 但是也许会离我想做到的温柔更近一些,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会变得配得上那样一份爱意吗?
即使无法得到……我会配得上吗【

 

时到今日也无法理解人要如何才能相爱

宿舍里五个人四个人都生在七月 三个都是巨蟹的
前几天宿舍里聊到生日 聊到星座 聊到巨蟹 聊到恋家
室友问没听你提过想家想回家想家人什么的 明明是巨蟹也不恋家的吗
我坐在上铺 想了想 隔着一段距离回答说 不想 小学的时候就自己跟着团出去大半个月过 那个时候也没想过 回去了也就回去了 没什么特别的
(从来没在外地去想念过谁 或者可能只是并不符合我对想念的概念吧)
室友不知道为什么用不是嫌弃而是带点不知是同情还是失望的眼神对我说 (名字)你好冷血哦
我也没觉得受伤或是怎么样 回答说 嗯 我有个朋友说过感觉我是性冷淡,印象就是性冷淡然后只对先前开live的那个人相关的事有反应【
“我觉得大学以来好像都没见过(名字...

 

认真把定期联络推掉不必再怀抱期待之后轻松了好多【
再过几天我就会完全习惯又彻底变回一个人的吧
………………一个人待在那种大家都三三两两结伴一起的地方心里就反复冒出 自己真是没用啊 这样一句话
可是没办法的吧 我和大家并不一样啊 光是那样做些看起来和大家一样的事我也只会难过的 而且人又蠢应付不来更多的麻烦


怖くない怖くない

这样反复地对开始慌张的自己小声说着

深知身后不会有援军 再冷再难也可以一个人往前走的 一点一点都不会想起来会发痛了

…………哪怕是这样 也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好糟好扭曲啊


每一个新的今天也...

 

……………
从家庭上找原由感觉也太牵强了
而且其实我从小到大既没有少了什么的缺失感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如别人的

但是想想自己这么扭曲
看到评论张靓颖恋情的文章里那句“寻求童年时被疼爱的缺失”
…莫名会觉得有点痛【。

嘛不过再怎么扭曲我还没有太依赖人给人添麻烦………………毕竟那么容易自我厌恶【
应该没问题的吧【。

 

看了木鱼做的《李献计历险记》影评,已经和主角分手的女生说如果你一直留在现在,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在一起,主角明明那么那么希望能像以前一样留在她身边,但是知道如果按女生说的那样在一起只会是因为怜悯,所以他宁可不要这个结果,宁可背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向那条艰难得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路,穿过无数道时光的门回到第一次见面时候女生的身边。
木鱼说这是耗尽一生对爱情的追寻,可是因为主角他在那个时候因为那样的原因拒绝了,宁可去并无把握地耗尽一生也不要眼前这样一份并不是他想要的温存,我想主角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个女孩子,似乎也不是我现在能去定义出来的一句“爱情”,他应该只是想要那份爱人的同时也能被人所爱的感觉吧。
只是想要存...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