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好好哭出来人就好受多了……
脑袋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虽然不比一个人待在酒店的房间可以哭出声就是了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四月底在上海……不过忍耐了一个月多一点而已……自己真是没用啊。

姑且是没办法吧……
不努力的话就没有地方可去
不努力就得不到爱意
不努力就只能一个人待着………
没有归处 无法诉说 为了一次又一次的合理 把成形不成形的话语和思虑都生生咽回去 谁都不知道 我自己也总有一天会忘记,这一刻 上一刻 无数个下一刻 那些渺小又无意义得可笑的痛楚 是不曾存在过的,无论当时我为此忍耐多少 努力多少 勉强自己多少 ,一点点累积起来 某一个瞬间 数不清的那样一瞬间 几乎要压垮这个没用又毫无意义的我,也终究是 等同于 不存在的
这颗扭曲 、卑劣又畸形 这颗丑陋又可笑的心灵,没有人理解才是正常 不会有归处是理所应当
一开始我就知道的……哪怕忍不住怀抱了一点点期待 可是你看到现在 我也没有多受伤多失望

是啊……我是累了……一刻不停去顾虑他人勉强自己做出温和活泼的反应……忍耐自己不喜欢的回应和行为……勉强自己……温和待人……努力地换位思考去理解人……不生气也不暴躁 尽力不去抱怨
我做得没有听起来的这么好 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持续在努力了……

母上那个时候很嫌弃很生气很不耐烦 没有一丝理解地对我说
“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我当然……觉得累啊……
不过这是我自己选的……没办法对吧……只要我好好长点记性 不要再绑同着他人的利益和感受 只按自己的标准处事没有一丝妥协的话,我自己一个人觉得痛苦和疲惫 也是我自己的自由对吧 这样不会妨碍到谁的……对吧……

我已经……受够那些合理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能怎么做……
我应该生气吗 应该发脾气去争一争吗 应该撒娇吗 还是该装装可怜让人安慰?
我不知道……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能做的就只有一次又一次一个人咽下去 一个人消解下去 忍不住的时候可能会适当地炸一下 为此付出大小不一的代价,然后靠着音乐 动画 绘画这些东西的共鸣 甚至是依赖女性向r18的音像、同人漫画或者妄想来自我安慰自我拯救,躲起来一个人哭到哭不出来
我能做什么……我说不出来……我已经有在努力了……但是连这件事的努力都让我觉得累了
长篇大论冗长怯懦的自我表现和拼命传达
我已经累了…………
溃在心里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对我说
“你就这么推掉……?”
“你怎么这么没用。”

……是啊 我不能……每次都想着逃跑
所以我还得……继续……勉强自己 去努力 维持下去 得到结果
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了……

……你觉得那些道理是存在的吗
可能对于我来说 能力范围内 我会尽力去试图理解对方 宽慰对方 不管如何起码态度柔和一点 起码有所努力
可是
因为脆弱所以就应该得到疼爱?因为敏感所以应该得到照顾?
因为是父母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朋友所以就该理解我?
因为是亲人所以就该理解我?因为是恋人所以就该理解我?
让我以当事者身份作这些要求 哪怕是这样怀抱期望吗?
这到底是什么蹩脚的笑话?

我知道……这颗心灵有多么的毫无意义
没有人在乎……
推开本能的对死亡和痛楚的恐惧不说 我也不能随便消失掉
不是因为是这个我……而是因为这个身份牵扯到了其他人
父母被强迫和我绑定 在我身上投入了那么多物质精力和时间的成本……我能做的最起码的也就是不要直接伤害他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要让那些成本和时间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至于我每天开心还是不开心 痛苦还是不痛苦呢 这些事说白了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需要慢慢获得能稳定地自立更生的能力 兴趣和意向是最好的动力 健康的情绪和和心理也是条件之一 所以一定程度范围内可以支持或者不阻挠我往自己意愿方面发展
最重要的是定期不定期问我一句的时候得到一句 一切都好 小问题不少但都没事 我可以克服 多多少少还得依靠你们 我算开心 我有收获 我有进步
这样就好
而不是考虑我的感受 不去反反复复生硬地问而是自己去判断我是不是真的开心或者需要帮助需要安慰
更不是在我没有开口也没有明显问题的时候给我我需要的关心和爱护
不是在沟通失败之后为了更理解我一点做出些许有用的努力
所以如果这颗心灵消失了应该不算事 拥有这个名字的存在消失了才是真的会把他们逼疯吧

我是……真的很讨厌放不下家庭这个心结的自己
我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我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 我很清楚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压力和苦衷
我也知道他们为了我这个存在付出的代价怀抱的思虑做出过的努力和妥协
我清楚自己的状况已经算很好了 这一点点异常也只是平常而已 司空见惯 再普通不过了 我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感恩不知足
我都尽量有意识地记挂在心上……叫自己不要忘……
因为我实在是很怕自己哪怕是自顾自说出抱怨责怪他们的话 很怕和他们起争执和吵架
但是放不下真的就是放不下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想得多明白才能放下了不要再去提起

所以我就……该用尽量减少自己痛苦的方式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 以后能用这双手做到些许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 好的改变
除此之外……这颗心灵就没有意义了……
好好执行完这个过程之后再平庸至极不留痕迹地消亡……这样就好……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长长的时光和痛楚要去面对 还有我没有见过的事物和光景要去面对
都没事
“我不怕的”
那是骗人的 我不过又在勉强自己了而已……到那个时候我当然会害怕的
可是自顾自说着“我不怕的 没事的”这样撑过去 也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想起之前只有一次母上夸我说我很懂事 后来有一次说我很能忍
想起那些来自不同的人……说我温柔……说我努力的话语
我只觉得你们看到的闪闪发光……不过是持续的勉强 是无法言说于人前的痛楚而已

……我是累了……但是你不用理解我 真的……努力都不必做……
先试着抱抱我就行……虽然不知道能有用到什么时候……
其他的我会一个人努力的……就这样吧……【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