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可能我不该这样擅自不安吧
但是又开始不知道该张口要些什么了
结果就变得像一开始一样 什么都不太敢要了

或许我不该这样任性的
但是我也不清楚我不必顾虑的那个范围究竟在哪儿
干脆不再抱有任何期待的咽下去 不知道这样是轻松一些了还是更难过一些了

我是不是该去问问谁这种状况该怎么做
比如去依赖其他朋友而不是自己强行消化吗

我不清楚……
一开始我想要的只是一星半点的安慰 经验的累积 问题的探索
也许这次我是无法明白爱意的形状……爱人或被爱的感受了

这样笨拙又固执只怕是会惹人生气的吧【
……算了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