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今天其实画画特不顺利…线条越来越死了…之前五一还有运动会的耽搁放了一周左右,刚上手的一点点感觉也消失掉了
然后今天画的是侧面…我不会找这张的比例…
结果画完之后没画出多少结构,线也还是很死,很幼稚的初学者一样粗糙的画

然后跟我一起上晚课的那个女生今天很在状态,用了老师最近自己在画画的方法,结构线条自然有实有虚已经开始去试着刻画肌肉的结构明暗了
画完了收笔盒子的时候被那个女生的家长一说我才注意到,我们临摹的是同一张画
我都不想长时间地看她的画…安不下心来…想快一点逃走什么情绪都不要露出来
没有跟老师打招呼 甚至书包都忘在旁边拿着笔盒就逃走了 控制着脚步的节奏逃走了


其实那个女生每次都有家长来陪着的
我也不好说是羡慕 因为这个次并不贴切也不是这个倾向
但是虽然那个女生说话其实是这个年纪该有的任性 我却觉得她跟她妈妈关系特别好
每次她妈妈还没来的时候听到她跟老师聊天 说过好些次
不想跟他们说话 烦死了
好多次
可是她们在我眼前说话的时候 我却打心底地觉得她们关系很好

从一开始我跟那个女生安排到一起上晚课的时候
我就清楚她比我强 多多少少绝对是比我强的 素描也好色彩也好 大概也比我有天赋和灵气吧
但是我特别不在状态描摹着线条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的时候
我看到她的进步
觉得没办法安下心来

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老师跟她妈妈聊她暑假寒假去外地画室练习 还有以后考大学的事情了
今天也 听他们说了整整一节课

对哦 现在这样一说我才注意到也有我自己注意力不够集中的原因

然后…
不知道为什么 一次一次一次浸在这种氛围之中以后
我屏着呼吸活着 看到这样的对方的进步以后
觉得孤单和一点无力

现在…头脑有点不太正常
没办法好好传达出当时的那种感觉了
不舒服 但是并不是非常难受
在心里说着我好痛苦好难过啊 又纠正说痛苦这个词我现在这样还不能用 说得太过分了

和之前期中考试考砸之后的感觉有点像 但是比那还要糟

那个女生的妈妈今天在感慨母女关系和成长一类的话
我最近在思考的事情

怎么说呢
那个女生 最起码我觉得 没有在考虑这些 并不理解这些 最起码不愿承认这些
但是她妈妈不顾她的反抗 把这些话认真地说出来 带着大半是肯定和珍惜重视的心情
没有什么要求 只是说出来

但是我啊
我在生物课上老师讲遗传还有优生相关的事情的时候
忘记是提到了什么 大家都在笑
可是其实我很难过 我笑不出来
老师拿她自家弟弟的事情来说 我一个月前也多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我看着妈妈从很没力气地坐月子到现在能活蹦乱跳出门的样子
看着她一个月来每天看着我弟弟想着他的事情 对待他照顾他的样子
我感受到她的心情
我不觉得好笑
我笑不出来
除了重视 感激和尊重 还有好多好多别的情绪
我在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部分人都在笑的课堂上 觉得心又稍稍卷皱了一些

我的这些心情几乎没和人说过
关于家庭的事情,是真的从来没和人提过
我想着的所有所有的事情,不太敢跟人提
因为我知道,对大家 正常人来说,持续地认真和敏感是很疲惫也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也不敢就说我这样很紧的性格是好事,要高谁一筹,我不那样想。我知道我是扭曲的

在这样想着这些的我面前,在这样屏着呼吸却是自知是扭曲的我面前,在没有天赋也没有努力 今天也混混沌沌活着的我面前
那个女生的妈妈,对着她家进步很大,有天份,说话任性,不理解也不去试图理解她的女儿
希望她能听到地…
说了这些话
说了相信她,珍视她的话。说了很少一点点的为人父母的心酸和挣扎
我感觉到的要表达的是,她妈妈一直一直注视着她相信着她

在这样的我面前
那些话被碾轧过去,被那个女生的不理解碾轧过去,被好像从来没敞开心扉听人把话说进去过的老师的微笑和安慰碾轧过去
我听到了
引起了共鸣
我用很短的时间抑制住我的共鸣
然后继续描摹我不理解比例的结构线条

我其实是明白 即使是对孩子一无所知,父母的那份爱也绝对是毫无虚假的【当然得是正常的父母啦
我也很喜欢我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妈妈
但是他们…几乎从来不记得我的事情,我上课的时间总是记混,我喜欢的食物也好颜色也好…那些其实我真的提过很多很多遍的东西…他们不记得
妈妈其实也记得不少了,在家人中,跟她关系应该算是最好的
…我其实都不清楚爸爸记得我什么…他大概记得我弹过钢琴过了十级,记得我哪年哪月生的,记得我以前成绩很好现在在三中读书…


我不知道了,我不愿意想了
我知道我想这些不对也没用,我不想了


我真的真的并不是指望着谁来陪我来帮我
我只是希望有个谁能让我看着确定我这个人还活着
我是个人,我是个由自己的精神去组成掌控的存在

总是环顾一周后发觉 在乎的细节和事情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乎
喜好也好心思也好哀怒也好全部全部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好像除开我身为人类存在于这个社会之中的责任和牵连以外
我这个人消失掉之后什么异常和痕迹都不会留下



来说点之后的事情吧

走出画室之后啊
不自觉地想起小排球的一些画面
其实在想起那些之前
心情就变得很奇怪

其实很难过很不舒服也觉得孤单无力的
但是真的很神奇
就跟之前期中考完之后知道自己考砸了的心情一样
难过而且很不舒服 心快要卷皱成一团 想一个人躲起来
但是莫名地相信自己绝不会就这样下去
我一定会变强的 我会发光发亮的
我会画得比他们好的
不自觉地就这样相信

说起来之前期中也这样不受控制地对下一次抱有信心
上次也就是说的五月头的那次考试,生物单科年级第二,包括前五个学霸班
期中的时候在班上都只有十二名,还真是意料之中的十名开外

然后这次,虽然不确定,但是应该总体进步了不少

我不清楚这次在画画上对自己抱有的信心会不会落空
但是最起码我想,没有灰心应该就是好事


顺便
那个女生被她妈妈说 要是哪天长大了能明白哪些哪些道理 她就很开心了
那些真是我很久之前就明白和一直思考的事情

我啊
之前难得被妈妈说了
觉得我是个很懂事的孩子

之前神经病地去办班会之后还电脑的时候
被班主任逮住
说我不是学不好是不够努力不够用心
说全年级一千多个人生物能考到第一第二,那理科其他的科目就不是学不好
真的学不好的人就都学不好
然后还跟我说早上早点起来早点到校,不要老迟到

最起码不是批评的语气

我莫名其妙就觉得自己被人期待了

还有以前初中的时候
初三一年我基本就没写过几次作业 上课睡觉不听课 基本每天都迟到
现在想起来真是很过分真难得班主任能忍得下去 开了处分 贴了盖了章的通告在班上
我记得语文老师逮我停课去办公室补作业
他先说我不是学不好 我的学习方法也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我的态度
他问我是不是不想学语文了


忽然记忆就清晰了流动起来一样
过去的人们评价我的事情又都想起来

我初中理综都满好…真的中考也好平常也好都是语数外以外的小科提的分
生物也是基本每次就扣三四分
初中的那个生物老师特不招同学喜欢,大家听不懂他上的课
但是我知道那个老师肚子里有货,他也认真在讲,他只是不会讲而已
学到传染病的时候他布置了个做相关ppt的作业,具体要求我忘了
其实小学信息技术课教的东西最多最实用,ppt我应该算擅长做,也有耐心做
然后上课的时候他压轴表扬了我的ppt,当然只是几个处理的点而已,当时听起来我不觉得是表扬
后来他叫我们回去再修改一下,作为作业再交一次

到了初三换了老师,到最后一堂课为止他都是那种态度,我没觉得变过
后来毕业了暑假的时候偶然和做高中老师的姨夫聊起来那个老师,其实也没说几句

说到一半的时候姨夫问我是不是做过一个生物的ppt
我说是有,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那个老师有次参加个什么教学比赛的时候作为学生作品用了我的ppt,封面有我打的署名,姨夫那个时候看不太清楚,好像看到是我的名字
他说因为颜色没拉开做得有点沉闷,我心想那不就是我性格嘛hhh我也没考虑在大屏幕上展示的效果所以也很正常啦
我的ppt没能帮那个老师拿到那次比赛的奖。有学生做出了色彩拉开的不沉闷的更好的ppt
我其实正想到这些
姨夫说,“他对你评价很高”


我说嗯,然后过了一会就下车了
一个人回到家,趴在床上把刚刚的对话倒放了一遍
莫名其妙地,哭得很难过,哭了很久


睡觉吧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