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嗯…
最近无论听什么喜欢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往孤独的窒息感上想
沉静的也好 疾走的电波曲也好
高潮或是刚开始的人声 总是下意识地被当作孤独的哀鸣记住

想要传达的事情其实是很多的
哪怕全然不考虑现实 但说那些只为了自己想要传达的心情 也很多

我觉得自己愈发奇怪了
自己有自己的性子 为了现实却不断否定和厌恶自己的性子 充满旁人所不能见的矛盾
什么时候我也想就作为自己 变得更好一些,不想丢弃否定拼命抵抗自己的本性本心
然而也只是说说啦

已经对 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想法 这件事麻木
在各种方面上 闭上嘴巴忍着窒息的感觉忍着什么堵在心口的感觉
无数次地 挨过去就好了
因为说出来也传达不到 唱或者写或者画 需要时间和心思
草草地张开口的话 怕自己捂了那么久的心情和哽咽都变得不再像真心话

是谁说过的来着…
没有朋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只是对情感的需求会萎缩
我想那样到最后 还会算是人心吗

努力只是一直去接受和思考现实 却像扼死了溃和以前无数次挥之不去的内心世界的具象一般
像是这个仍是什么都做不到的我 都没办法再作为自己去任性了一般

我做过很多奇怪的梦 印象中并没有在现实中看过类似情节的文学或者影视作品 大概并不是什么作品的映射吧
被我内心对于外界 这个世界,接受它时映出的具象的碎片拼起来的梦
我是那样想的
如果能好好整个记住写下来 也许会是不错的故事吧
七八岁 九十岁做过的梦 到了前年去年今年 很少再做梦的年岁 又做了几乎一样的梦或者以前梦的后续

梦也成为给我 我作为一个人活着的实感 的事物了

以前说过想要去忘记的事情和心情
顺利地 陆陆续续地 真的都忘掉了
其实有一部分被用文字记了一些 即使如此 也真的成为了连存在痕迹都不曾有过的心情一般
没留心记得的事情 没刻意去忘记的事 真的不想忘记的事
无论对事实的记忆如何 心情真的都像是不曾存在过地消失了
唯有当时的所作所为和其影响永不磨灭 留在现在这个我身上
努力过的事可能会被磨去一些 偷懒或者做过的坏事绝不会减去一分
而当下的心境和所见所闻组成当下这个我 微妙影响我要走的路和方向

像之前说过的那样
十天之后期末考完 暑假过去 秋日再临 就该是高二生了
白驹过隙
会不会说得太早了呢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