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想要 变得 更开心一点
今天画画明明是写生 还是伏尔泰 应该算是一般意义上的顺利
但是
一旦去考虑其他的事 考虑他人所看到的自己 考虑对他人的期待
期待能被谁看见 被谁所了解和接受 被谁所救的话
头也重起来 又变得像有什么塞在心里一样 好难受

我不想去 考虑那么多
不想去 像以前那个「比现在小很多年岁 我心里明白客观上根本就不可能再和现在一样」的那个自己一样,去考虑那么多那么多 只会让自己心觉得疼 只能怀抱我都不知道实际上到底算什么的温柔 什么都不做地 只是单方面地想念着那么一两个人 几个人活着
我不想那么难受依然一事无成 止步不前
我不想又把自己逼疯 我不想在这种十字路口丢掉抓住未来和力量的机会

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长痛不如短痛 没必要的事情就别一直想着 该受罪的时候乖乖受罪就好了 反正每次不管再疼再不知所措不都是过了就过了的吗

我不想期待人 不想单单等待着
然而很多事情 是我一个人不可能做到的 那些很小的 微不足道的事
我知道的 所以我努力不去想它就好 努力避开不看就好

然而我最近愈发没了活着的实感,不求好好传达,连如何表达自己 都忘记了
张开嘴 发出的只有声音 没有身为这个我的信息 没有已经碎成粉末的那一部分-这个我的心灵

我想 果然 对情感的需求不断萎缩的话 到最后必定不再算是人心了吧

好过分啊 明明只是想谁都不伤害也不感到痛苦地好好把事情都做好而已
只是想这样活着而已
连好好合格地装成一个正常人 都不得不去记得痛楚 逃不开痛苦
这样活下去才行

难道说 从一开始 那种想法就是错的吗
明明谁都不会伤害来着

话语 说出来和不说出来
想法 付诸实践与否
完完全全两码事
就算真的一生都在想都在考虑 只要还关在这个心灵里 无论你真的付出多少思考了多少
只要未和他人产生连系 就不曾有任何改变发生过

然而话语不是说出来就能传达 更多时候只能憋着不说等对方自己想到
想得到迟早能想到 提前说出来也改变不了
想不到就是想不到 付出和考虑无数 也不可能改变
如果看清那条界限 怕就不会再有怀抱过去的愚者 自伤少女 不会再有那么多可悲可笑的无用功和思念了吧

然而那并不是易事 明知如此 却仍比旁人敏感地去期待的话
迟早会死掉吧 大概

我大概又得 去可悲可笑地 回忆过去的事了呢
因为我活着的记忆和实感 感受和记得痛苦的方法
都在那些年岁里啊
混沌幼稚 庸庸碌碌 痛楚思考 折磨自己到心溃不成形 患得患失 任性 焦虑 喜怒无常亦或不形于色
我那样活过的短短将近十六年里
有我要的可笑的微不足道的痛楚

明明根本无法得救这件事情已经好好想清楚了多少遍了…
为什么还会心怀期待呢
其实坦白的话是会将他人压垮逃走的期待和思虑
那种坦白就一定会变成失望、不坦白只会折磨自己的期待
到底算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了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