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好想…跟人说话
但是 这种状态下去找个谁说话的话 结束之后肯定又自我厌恶

我明明 就知道的 变得正常的话 不想对情感的需求萎缩至最后不再是人心的话
这样的难受 肯定是要习惯才行的
本来刚开始 就是为了逃避这种难受才自我封闭谁都不在意仙人掌ver的

不能 把被人回应 有人待在旁边 有人主动跟你说话
这些全部 都不能当成理所应当才对
因为本来 就没有谁欠你的 该这样做的

如果这样想 就不会再难受了
但是这样想 就不太像正常人了 又刻意跟人拉开距离来不是吗


我觉得 人跟人之间本来就该按情况保持不同的 适当的距离的
太自来熟招人嫌 太看重对方伤自己 太疏远又会萎缩心灵
我其实 明明是有朋友的 虽然只有一个
但是她现在不在我身边 她在她的战场上

我也不应该再想去像小时候 像以前一样
跟她一起玩上一整天开心就好了
不知道…说不清
只是觉得这个年岁不该再用那种方法来安心而已

没有人在身边 好难受啊
那些其实我明白并不是理所应当的 其实毫无特别和重视 的回应和陪伴暂时远离的时候
好难受…
为什么只有我 是一个人呢
会变得 这样想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做了
现在 心里面好不舒服 好像塞成一团 但是跟之前自我封闭时候的那种心塞的感觉不一样
我明明…只是想一个人活下去 谁也不拖累不麻烦而已…

好想 放开声音来唱歌
今天中午难得的 妈妈跟奶奶都出门了
出门前一刻钟才跑去把午饭扒拉了两口 之前就一直都在唱歌
因为并没打算今天能录 只是顺词 只为了安心
好像之前那些被打起精神来的我无视的心上的皱褶 都稍稍隐去了一些一般
如果难受的时候 都能放开声音来唱歌就好了

我从初中开始 就一直 怕把谁的陪伴 怕把其实终将离去的谁的陪伴当成理所当然
所以一直 在心里和所有人都保持不同的距离
虽然有稍稍忘形 而后看到什么觉得些许心痛的时候
但是总归 最后毕业的时候 后来高中了很多次和那些我记得样子的曾熟识的人擦肩而过的时候
一点点 都不会觉得难受 尴尬有一点点 后来就好了


如果想交朋友的话 就得一直一直去面对我现在这样的难受才行吗…
明明我根本不指望能被谁所救…
就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不那么那么的刺人给人添麻烦
想变成…温柔的人
为什么 想做好的事情 会变得难受呢

不去想这些的人 反而能比我把该做的事做得更好吧
然而 这样的我 真的什么都不想都拍打着脸颊再打起精神来 就好了吗…

越来越…不知道要怎么跟人说话了
有人跟我说话的话 也担心自己太重视过头 或者迟早会离开
然后说其实不用太在意我 到好好拒绝为止

我还是觉得 我比较适合 一个人活【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