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下午的时候做了好奇怪的梦
梦到原来初中教室的变形了…跟初中时候托管的地方最开始的那个房间的空间混起来了【托管的地方之后搬了两次
因为自己曾经想着梦境是无法和任何人说清楚甚至于无法发出声音说出来的最原本的自己
所以过滤了一下大致还记得的内容 去想联系的寓意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浑身别扭 空间狭窄 快要呼吸不过来 但是却能如这个世界所灌输、我自己所接受的那样正常做日常该做的事【像我本来最开始在托管那里的第一个床位,也像去香港的时候坐的那个火车铺位。都是两个一样的几层的床位相对 但是之间空隙比较小,梦里面更小…没记错的话好像是三层的床,但不是火车铺位的样子。我的位置总是在中间,上不上下不下 也没办法像最边上的位置一样可以探头看看房间外面,只能抬头或者低头看着这个空间之内的暗 看着让人窒息的那个缝隙
明明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之中却又觉得自己是在课堂上听课 声音很清晰 熟悉的感觉也很清晰 只有头脑是蒙蔽的思考是模糊朦胧的

逢上不大不小的一个机会 因为呼吸不过来头脑不清醒像连思考都没有就接受了
然后和另一个人换了座位
坐在选择后别人的位置上 呼吸顺畅 人也安心了 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处哪里什么情况 想要做什么
只是外界的声音像隔着什么一样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要么就干脆别听 想听的话就很难受
终于好像可以安心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了 这个情况也根本做不了平常庸庸碌碌所谓正常的日常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只记得望着高处
向左转过头再抬头 那里有堵墙 声音隔着那里传过来 这个时候好像是清晰地觉得坐在初中的那种课桌椅之间 但感觉又好像是换到了铺位的最边上 空气和光照充足又新鲜的地方

中间的忘记了

然后又是骑黑色的小型摩托车在水泥公路上走
不知道怎么骑到了长江大堤旁边 我感觉是到了哪里 景象和现实中并不一样
拐弯的道路中间被泛蓝泛绿但是你知道它是干净的最起码可以下去弄湿脚没事的那种水 颜色不招人喜欢但并不恶心 也不算脏
然后我待着的路临近水边变得很斜,摩擦力却足以让我停住 并能觉得自己一松脚就会慢慢往下滑
水不深 也不宽 但是差不多没到成年人肩膀 看起来不危险 但我好好穿着衣服 并不想弄湿自己
但我还是自己选择往下慢慢滑 滑倒一半变成自己站在路上慢慢往下滑
滑倒水边的时候停住 能好好站住 但是却一点不想碰到水

差不多这个时候醒了
明明知道是个梦也勉强睁开眼睛了但是却动不了 大概是睡麻了 因为是坐在椅子上睡的
努力动着手脚但是没感觉的时候却好像溺水了 呼吸并不难受
明明勉强睁开眼睛了耳朵旁边却有向下沉的时候会有的那种水流声音 水下的那种水压给人的感觉 还有水下那种气泡的声音 鼻子也有在水下的那种讨厌感觉
除了自己刚刚做了梦在椅子上醒来了的记忆和一点点睁开眼睛看到的房间画面 呼吸和肺都并不难受
其他感官都在告诉我我在往水下沉 但现在并不深
然后就醒了 渐渐能找回手脚的支配感了 硌在椅背顶上的脖子也开始感到酸和麻

头有点痛

最近好像很容易头痛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