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你就一直那样 总对重要的事只字不提 然后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一直孤单一人 度过一生吧!

也好啊
是啊 我这样下去就好了
反正…我这种人能得到救赎什么的…只是个不好笑的笑话而已

我知道啊 我知道的
即使到死为止都无法有个可以称之为归处的人 到死为止都得不到那样一个拥抱
反正 也是一定的事吧 虽然很痛

可是活在这里我还有想要做到的事 哪怕痛苦无法得到救赎至死去
我还有 想要用这双手亲手做到的事 我还有无论如何也想要做到的改变

但是我 现在真的很无力 作为学生在日和夜的战场上都没有成绩
作为一个独立而非附属的生命 我的日常花销甚至于起居的一些照顾全部仰仗于父母的付出
于现在 我只能无力地呼喊 什么也做不到吧

那么啊 那么啊
我想等到有力量能好好靠自己的时候 等到我能毫不顾虑地说我是和你们对等的存在的时候 说出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属也不会欠着谁的不还的时候
我想要 实现…期望中的改变 用自己的手和力量

是啊 是啊
那么在那之前 我还是安分守己努力做到那些虚妄活着的人们都做好了完成好了的事 我本来作为学生理所应当就该做到的事
嗯 请常保持欢笑 只因无人喜悲伤
嗯 只因 是呢
因为没有人会喜欢 没有人会在乎 没有人会理解
为什么要说给人听 为什么要在人前生气或者显出悲伤难过的样子 为什么要发牢骚
都不要 都不要
痛我自己痛就好 何必说出来 何必表现出来 藏一藏装一装也好
是呢 我就在人气永远做个温和安定从不生气 每天看起来都会开心元气的人就好了
并不是说谎 我只是不想伤人 反正也没人会在乎那些 所以不算说谎呢

是啊 不说出来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永远不会有人理解
是啊 那样也好
I…just want to do the right thing
我不想伤人 却想抓住希望

嗯 开玩笑 也真好笑
自己是佛看谁皆是佛 自己是狗屎看谁都是狗屎
一提日本就岛国动作片 一提岛国就av 提到优字就女优 提到日语就中文音译的一库压灭爹
呵呵 好好笑哦
我也真的觉得 偶尔开这种玩笑也没什么啊 青春年少嘛 过了就没了
是啊 是因为知道每次看着他们这样做的老师和外人 都只见过一两次 所以他们大概也觉得这就是青春年少该有的记忆和玩笑 所以我每次都忍住闭嘴不说话
说是开玩笑…这种话 还有其他的虚妄的话 私下也说 中午人少也说 课间人多也说 明知女生会听到也大声说 有关的时候当然会大声往上扯 没关的时候想闹还是能往上扯
我不恶心黄段子 我恶心你们的世界观
以偏概全 歧视也好有色眼镜也好 人多抱团了还觉得挺有意思

是 我跟你们是同学 得好好相处相互帮助三年
所以平常我能塞耳机就塞耳机 带不了的时候能忽略就忽略 看你们如一群普通学生普通人 如我的高中同班同学
那些真的从生理上噁心到我的 在我没办法捂住耳朵不听的时候大声…大声地说
对不起哦 那种时候我不想把你们当人看
嗯 是啊 你们每个人都有闪光点 都有自己的执念也会痛 我的成绩和能力比不上你们
但是又怎么样
老师今天带着笑开玩笑说 班上女生你们记好了 这班男生都是一群畜牲
嗯 我记住了 不当玩笑

我们班的男生 真的 几乎全部 都让我觉得噁心

但是哦
我能指着谁的鼻子说 你这样不对 吗
我能婉转些说 我能每次都婉转地对别人说教吗

是啊 且不说他们个体 还有其他不恶心却不合理的事
我能指着谁的鼻子说 这是你的错!你该怎样你不该怎样
能吗
我可以像很多大人那样 “还是这个社会有问题”“教育没有做好哦”“怎么教的孩子哦”
冷嘲热讽说了过瘾满足自己优越感【
我也可以和很多人一样长大了往外跑

但是又怎样 能改变什么呢
我的祖国 她就天生该是这样?她就该这样继续下去? 我不满就逃去国外 那是要等谁来帮她改变她?

是呢 是呢 谁都没有错
即使我今天整个晚自习以及放学走到画室的整段路都觉得窒息
我没办法找到谁指着他的鼻子说 你这样不对!你这么能够这样做!

我屏住呼吸 努力地 让呼吸正常些 慢一些
肩膀上有书包的重量 我抬眼看着前方 冷色路灯光下那么多 和我一样年纪 彼此相似却又不同的学生

我该说是你们哪一个的错才行呢?
适应甚至于学习来了 传承和加深了那些不合理和扭曲的言行 ,到底是你们哪一个的错?

我这样觉得窒息 觉得难过 无力 本性不愿意接触人 却渴望着改变
是我不正常吗

为什么 要为了反正也不可能让我遇见的救赎难过
为什么 要将消极的情绪示于人前
我宁愿…就像今天一样 窒息着 傻笑 在小动作上假装自己和平常一样逗比元气
就像今天一样 明明心塞得想生气想抱怨 全部咽回去 沉默两秒 然后用温和的语气回应合理不合理的人
明明就很难过很心塞 觉得自己在三次元为了不伤人不任性忍住一次又一次,却只字不提 回复夹杂着hhhhhh或者wwwwww的温和话语 说着xx你觉得开心就好嘛w的话语
是啊 不违心 也不是敷衍的场面话
只是藏了掖了心塞的那一部分而已

但是 也没事啊
因为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才能用这双手 抓住那个有所改变的希望
我不想丢下问题本身去国外就一了百了 我也不想窒息着就看着什么也不做 更不想就这样适应甚至被同化

不要 不要 不要
想要成为温柔又努力的人 想要不再窒息地活在熟悉的祖国和故乡
眼下啊眼下啊 得看着那些扭曲的令人窒息的空气 于人前永远做个温和的人才行吧【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