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温和的人啊
没有哦 我并没有生气哦 也没有想抱怨的 也并没有生闷气
我知道的啊 我记着的呢
我欠你们的啊还不清的 我和你们并不是平等的
所以你们可以生气可以在心烦的时候不讲道理 我是不可以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所谓养育之恩 其实我没办法觉得物质、时间、心思和精神上的无私付出应该称之为恩
如果没有那些 我根本无法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无法生活 也无法成人
所以其实那是还不清的债和亏欠吧
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 也只是想要还债不想就这样欠着 说不清 只是自己没办法允许自己不能那样做

我的话 很奇怪呢
我会坚持一些事情 闭嘴不说话地固执地偏执地坚持
但是却没办法像太郎那样觉得自己这样做和坚持是理所应当的事

我的话 并不觉得每天会有人回应我 愿意跟我搭话跟我笑甚至是打招呼和其他的事
我从不觉得那些是普通的事 我会开心会感谢 会有意识无意识地记住
所以要说恩惠恩情
对我来说啊 作为家人给了我家人之外的人给不了的关心和话语 其实知道我是欠他们的 却偶尔把我当成平等的存在 和我笑闹交流的时间 短短的可以数出的那些事情和时间
才是恩情

这种矛盾真的太奇怪了 我明明是巨蟹座…最重视的就是家庭家人
但是生活里永远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的、最让我心塞怎么都避不开的、矛盾最集中的 就只有一件 家庭家人【

我在哪里…都可以逼着自己忍自己装 回家了坐在自己房间里了还得继续的话

但是不能生气也不能说不是吗
因为家人也是人 没有对待外人反而比对待家人要温和的道理 何况我还欠他们那么多

我知道啊 晚上十二点就应该好好睡觉
万物皆静 五脏六腑也需要休息了
…只有这个时间段我才能安心
只要家里有人我就没办法安心带上耳机或者安心专注写作业看书 都不行
…不是我做不到专注…【
我真的是…因为他们时不时可能就会叫你啊…告诉你要吃饭了 要早点睡 不要迟到了 要你过去帮一下忙 这那那这【
我真的…不烦其中任何一件事情…我烦我坐在自己房间里都没办法给我空间和时间静下心来
我就中午和晚上这么几个小时待在家里 心塞够了又出门吗

我不知道…我顶多就说说而已
其实我打死都不想跟任何人讲明这些
真的没意思
我觉得好心塞 可是怎么想都是我有问题
我也想过彻底解决这么多问题中的一个也好啊
我也想过也努力过的 …可是把话挑明了挖深了有什么意思啊…无非是我心塞其他人就能方便很多
我不想这么心塞就希望其他人理解我 换个其实也没那么碍他们事的方法而已 而且反反复复考虑过很多次了【
是啊
我觉得班主任老叶讲得挺对的
凭什么就指望谁帮助你呢 凭什么就总是别人帮助你呢


我没
我就是心塞
一个人心塞够了 打开自己房间门再装上傻笑的习惯又开始一天就是了
我自己就是我自己 我自己以外的存在就不是我自己 是其他人
垃圾和脏东西堆我一个人受就够了
我不相管到底什么对什么错…
我不想为了自己要求甚至于请求其他人改变 不想拜托其他人听自己了解自己 不想生气 不想板着脸 不想让其他人承受掉眼泪的自己

全部 全部 全部
都不想做
我就是想做个温和的人 不想生气不想吵架不想显得委屈 不想在谁面前哭
就只是这样

我不知道啊…就这样就好了吧
得不得救什么的…反正也是没有必要期望的事
那不说也无所谓 真的永远没人知道也无所谓 到死为止所有所有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死掉了就什么都没有过一样也无所谓
会难过也无所谓会痛苦也无所谓
我不想…再跟人说真心话了

抱怨的事 日子里看不惯的事 甚至于憋回去的说教的话也好
都还浅 也是偶尔的偶尔会说

心塞这种事…痛苦 寄托 救赎
这些…真的 不想跟任何人提了
没意思

别说那种好笑的话呀
我这种人会得救什么的
反正也是不可能的事 从一开始就别期望别在意不就好

世上不差这么个我
只是不想死 活着为了自己不那么的痛苦才要狼狈地拼拼看而已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