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冬日天亮得晚 出门时候怏怏亮而已看不见太多
周一的时候平常朝读的半个小时左右都站在操场上 就可以看着天空从漆黑 微微亮 逐渐亮起来的黎明样子了
毕竟是冬日啦…亮得也很缓和 不是那种光芒四射特别撼人的

望着黎明之先的天空颜色 不自觉会小声开始唱rebirthday
我想着独自迈过长长黑夜 那样的天空逐渐亮起来 眼里却都是泪水什么也看不见 双眼所见是如何的景色呢
明天早点出门也可以看着那样的天空
即使我已经是拾不起那样心情的人

前几天看完玉子爱情故事 这几天玉子爸爸的那首歌一直在脑袋里放 还有tv里他演奏演唱的样子也
躺床上睡着之前的时间想让脑袋里放些别的旋律 想想开始放夏目最常放的那首bgm 很多其他的映像浮现起来 莫名会有点想哭

最近又为了一件小事患得患失不安心 为了好好安心做事还是听太郎的歌了
有种又是好久没听他声音的感觉 大概是错觉

我觉得溃肯定很嫌弃我了
之前患得患失玻璃心的时候反复劝我是从来没有过这种口气的
现在基本什么事钻进心里 正要麻木地摒出去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在那一秒前响起来
“又不关你事了?”
“关你屁事了对吧”

真的是觉得很无趣的那种语气 像能听见她叹气一样 不过她应该是不会叹气的

嗯…
要说的话就和以前…初三还是高一时候母上说我的无望语气一样
“你不喜欢…不喜欢…”顿顿地说了很多客观上我喜欢才正常的东西
停了一停她说
“你也不喜欢你自己”

倒是正解没错
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听见其实没有发出的叹气声呢

我不知道哦………

我什么时候已经变成这样了呢
随口就能说出虚妄的话 用自己其实不关心的话题搭话
不好笑也会笑
明明没有下意识想那样做的欲望还是会就着节奏说亲昵的玩笑话(不过是虚妄的没意义的言语) 做亲近的肢体接触
意识到做了自我厌恶的事 想着下次还是不要做了 然后下次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不要再做地继续踏着麻木的步子
还有其他的…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呢

“我期望着能被救啊”

我不过只是这么个我而已
已经没有想传达的歌 偶尔将心意理清 反复练习 想要用声音传达所有心意 却想起没有想传达的人

不能做那种梦 不能抱没可能的期望

如果有想要改变的愿望 我想要迈出步子变成怎样的一个我呢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