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我就只是这个我而已。”
因为也就只是这样 没有特别也没有能力 所以犯错说错话和伤人 即使自我厌恶至极也还是平常不过
起码的起码 不要一直去因为这个自我厌恶得做不了事吧
抬起头来向前看吧

第二节课下了的课间有二十分钟
就这么点时间居然做了一个好完整的梦【

为什么总是梦到这种内容………
“我不想变成陪衬。” 以前的自己的声音响起来
“……”
“我就只是这个我而已。
………就只是这么个组成自身的信息全部只对自己才有意义 哪一天连同自己的意识也一起整个突然消失不见 对任何人都不会有丝毫影响的我而已。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是了。”

………

因为需要故事的输入来避免一直注视着现实会带来的头痛
这几天在二刷京骚戏画
我感觉鞍马跟八濑都各有自己的执念与目的 八濑可能还好 鞍马感觉基本上已经脱离对父母的执念甚至于亲近只是在乎自己一直以来想去外面的世界生活的梦想了 即使明显在镜都里他的作为是最多看起来是最不容易的 除了保护和维护父母造出的这个乐园好好看家以外 我想最大的动力还是为他自己的梦想
同样是突然就那样被留下来 除了一句必会再见以外什么结果和线索都法被保证地 毫无着落地被留下了
我感觉就只有明惠一个人 是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执念的
所以三人议会里虽然鞍马看起来最劳苦功高 和明惠一样没做什么事的八濑只用一心沉浸在对母亲和过去的怀念里尽力做自己就足够
然而因为独自接替了稻荷留下的职位以及佛珠即独一无二的创造的能力 自己却没有一个真正想要活下去的挂念 明惠才是最辛苦最迷茫的那个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才好 见鬼的那家伙只丢给我一个人的责任………我没有办法就这么丢下
当然会生气啊!!几乎一模一样的性子 那么近的距离 看着我的是一样的眼睛 随随便便用同样的话语许下承诺 怎么可能不火大 真是见鬼!”
我没有明白为什么佛珠给他的时候是DNA的样子………但是佛珠在他手腕落下的一瞬间我就能明白
这是他今后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根本不随他愿的唯一支撑 也是无法言喻的压力和痛楚
“我不打算等你们回来………我早早为自己的生命做了选择 是我自己选了长痛不如短痛这条路
是你问都没问过我给我一个寻死之人一副不死之身 若和以前那些日子一样长久待在我身边姑且还能原谅你 现在就这样走掉了算什么 给了我生命你觉得我要如何才能活下去?”

………这个动画里我大概最心疼的就是稻荷跟明惠(二代啦………用他生前的旧名字叫他的话感觉怪怪的【)了

之前瞄了一眼请与废材的我谈恋爱
女孩子说我从小时候就已经在努力拯救自己了啊 和别人不一样莫名就是因为压力很大晚上睡不了觉 光是活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她说出来的时候认真却算得是不经心的自然 只是普通在反驳还是解释而不是想专门说清楚这烦恼
所以我觉得一瞬就能共鸣就能理解了
我知道啊
就是莫名其妙像字面意义上的神经病一样在意别人不会在意的事 给自己多余的压力产生常人无法理解的问题和烦恼
我和你不一样
但是见鬼的我能懂你在说什么我也懂你这方面的自我厌恶和不安【

…我知道认真二字是中性词
认真也好较真也好 不是好事的场合反而更多
在意又如何思考又如何 我清楚那些看起来似乎高人一等的做法实质有多么可笑和丑陋
我没有任何目的 我只是本性如此 憋着不这样做会耗能量而且会难受 如果没有相应的能量回复 大概就会一边勉强自己一边觉得很想死好想逃走【

聊天的时候听他们聊到种种针对女性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意
聊到社会之大总会遇见那种害人不利己根本无法用交流来解决问题的人
感觉上似乎自己和自己认识的人们现在这样安稳闲适地活过每一天都像是奇迹一般了

是啊光是活下去似乎都已经是竭尽全力的事了

晚自习的语文模拟卷上人物传记最后有句话说人生最大的难题就是找到意义和价值。
哦哦…如果这样的话也许我还能撑着继续活下去呢 毕竟是最大的难题嘛 十八年都还没活满 无法解决似乎也不奇怪对吧

我对情歌几乎是没有共鸣的 应该是很少有……中文歌几乎都是情歌 所以以前也不怎么喜欢中文歌 包括しわ那样歌词的我也………没办法喜欢上
会有共鸣的那类歌词 想也想得到对吧 全部都是关于自己的挣扎痛苦执念思考 爱情以外将人死死绑住的事真的数不清

…………只是觉得自己也是够扭曲狭窄的
这样真的能好好活到大学毕业吗

 
评论(2)
热度(1)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