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满怀感情和期望去努力的话
大概就能传达百分之一左右了吧

说不出口的悲哀 无法变成好好成形的言语
松松的一大团带着淡淡的灰蒙蒙的颜色 和平地噎在心口 仿佛无论叹出多少气 也无法用叹气这个做法把它排挤出来
仿佛脸上保持着平和的表情一如既往 心灵却让全身都持续地发出无声又卑劣的哀鸣

我要的东西 那些话语和心意
在这个世上都不存在吧
好像我配不配得上都算不上是一个问题了
我不过是在做一个注定走向虚无的 理想主义的白日梦而已
分不清怎么算醒来 怎么算悲哀的妥协将就自我麻痹
因为讨厌等待和责怪他人 告诉自己只有变强到足以配上那份爱意这样一件事是可做的有用的
哪怕配得上却得不到 也可以安心归之于无形的运数 不用责备他人亦可以不用再厌恶自己
我只是不愿奢求从他人那里得到什么 最难的至爱意 退而求其次是理解 认可 在意 接受
都太难了
我不愿再抱有期望地等着从他人那里谋求什么了
唯有一世的清楚干净是自己可以给自己的 是不用等不用怕 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的

只要我不怕就不会有问题
可是问我不怕吗
我怕的 我其实很害怕吧
可是害怕没有用 那么多的思虑情感和本性
只能独自藏进黑暗里 见不得阳光
连存在本身都是见不得阳光的 还怎么提其他的呢
既然没用 也无法诉之于人
不如不再去想 自顾自地反复告诉自己不怕
只要事不办砸
我怕与不怕于旁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如说不怕吧

是啊……似乎只是孤单……有人在身边便会分心 便不会去想那些了
和人相处终归是会产生压力
所以要找一个相处起来不会彼此施加压力的人来互相陪伴 让彼此分心不再去想难过的事不再觉得孤独
可是不想就可以吗 不想就够了吗
是我太贪心 奢望着得不到的东西……?
还是思考着找到答案太难效率太低 大家才无一例外地觉得不想就是最好的合理答案……?

我知道人是群居动物
现代社会的太多便利都是远离人类文明的独居不可能做到的
自己身受其惠 明白等价交换 所以对各种各样事情的忍耐妥协和费心思我都视之为对等的代价,如果做得不够好或者做起来觉得辛苦,就可以只怪自己,然后尽力坚持不逃避地做下去
然而恩惠是社会给的 我身边一个个单独的人 他们给我的除了大大小小的压力 就是无边无际的孤独
……
你明白那种看着怪物或者异类的眼神吧
即使没有欺凌没有排斥 没有明晃晃的恶意和施压 为此不知该比现在感激涕零多少倍才合理
可是无论得到什么样的对待 只要那个偶尔会出现的眼神在 就仿佛被对方远远地推开 被拒于千里外一般
仿佛反复被提醒着自己无法为人所爱 无论每天怎么过 终究是孤零零地独自活在这个世上
……你能明白……那有多难过吗
这种事无法责怪任何人 甚至这样才是我应得的合理
但是我已经长久地看着那个眼神 来自不同对象的那种眼神 太久了……自我记事起……似乎每次露出本心做事……能得到的回应皆是那样的眼神……
我大概只是厌了……不想再被那样的合理推进远离人群的冰冷的黑暗里 不想再被冷冷地在心上扎上一刀了
……

ああ……
我真是个笨蛋啊……

 
评论(2)
热度(1)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