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呐我在想啊…
认真活着但是微妙的方面上有点不得要领的人啊,大概很难像一般人那样自然地慢慢摸索到羁绊的引末然后最后找到能一起走过漫长时间的人吧,当然因为十人十色具体情况肯定还是有很大不一样啦_(┐「ε:)_
可是我刚才说过的那种人啊…就很难走上这样的路吧,也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比一般人蕴含着更多并且更不可思议的希望,也比一般人要背负更多的痛楚和风险。其实我觉得希望和风险都是看不到边界的事,连可不可能触发都不确定,其程度和结果就更是难以预见的了
然后呐,一般这样的人都会有各自的过人之处,只是程度不一定足够发光
所以大概大部分人都是慢慢地终于摸索到自己的路,然后按自己的方式出色或是实际意义地独自走完一生吧,可能还有那么一部分人,渐渐偏了路,走到奇怪的地方,跌进去也没人注意到没人救,就永远陷在里面变成奇怪的人了
但是还有一部分呐,在漫长时光流逝之前,可能就可以在某个时刻,被某人告知,其实不用这样活着也行,其实不用这么在意这么拼命也能得到想要的希望,在已经独自一人走过的漫长路旁,还有其他的路呀。“不试试来这边走走看吗?”这样被救赎,然后大概就能联系起珍贵的羁绊吧,作为友人也好恋人也好。
明明就是再简单明显不过的事,偏偏得一个人独自被时光和世间磨砺地好不容易发出一点常人没有的光芒,然后才被谁告知。被从孤单一人的地方救出来。

能发出耀眼光芒的人应该更少,但是因为付出的足够多一定能吸引到那个「愿意拉自己一把给一个久违的、让人不禁…难得软弱下来却也放松下来的拥抱」的人吧。
苦行僧一样呢…
这样一说就想到太郎了w大概他就是那样的人吧…走过之前那些事情,坚持到现在终于比以前好过许多了还是不断叫自己思考着活下去、更加努力认真的唱下去,天月桑也好lefty桑也好现在的band也好,都是这样厉害却又微妙地不得要领的他啊,应得的救赎吧,是珍贵的事物呢,这样的关系这样的人【笑
但是呀但是呀w还是像苦行僧一样w除了音乐以外,也得找到能帮他照顾mimi跟pon、帮他收拾不久以后大概又要乱糟糟的房间、整理每次收到的礼物和信的女神啦w

我啊…也想着会不会不久一两年后我就能找到自己活着的方法了,比现在能好好呼吸着往前走了,然后…要多久之后才能遇到那样一个拥抱那样一句话呢
那个啊…之前看只有花知道的时候,那两个男生有一话是在玄关很暖心的抱在一起的吧,那样的拥抱啊…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不自觉就笑着自言自语说…我大概一辈子都得不到这样的拥抱吧
然后呢,前段时间考虑的关于死亡的感觉和方式、活着的实感一类的事情,一起涌上来,心底一阵凉

“真好呐…我也…啊但是
我的话…大概一辈子…到死为止都没办法得到这样的拥抱吧…”

呐经常听到“一个人是不行的”“把自己变成一个人可不行呐”一类的话,当然不是谁对我说的w我倒是不担心别的事情…只是担心没办法被一个拥抱一句话叫醒…自己不知不觉变成奇怪的人要怎么办…我讨厌那样…
因为确定自己被办法发出多招眼的光…没有多么出色的能力多么与众不同只是不起眼的难得长处…没有…

人和神、和动物都不一样。神明没有寿命之终结,而动物无谓活着而只是生存。
“比如人们对爱人的执着,他们终其一生也要让另一个存在印证自己的存在”

虽说我倒是觉得印证存在的方式不只这一样就是了w
お休み.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