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ah…虽说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该说是不太想让人知道的事
但是我这个人也难得有这种经历…为了以后自己不完全忘记写一下吧…

虽说过了凌晨了…昨天晚上不饿没吃晚饭,今天早上快迟到了没吃早饭,其实一般我早饭都第二节课下了二十分钟课间的时候才去买来吃,然后其实这种隔夜连两餐没吃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完全什么状况都没有过…
我也搞不清是什么原因啦…除了没吃东西外大概还有天气闷湿的原因吧我穿得有点厚又一路跑过去估计站着听早会的时候回汗了…【。
升旗升完了跑步的快心跳基本上就平稳下来了,但是有种心皱成一团的感觉…身上很闷又粘…然后不太站得住想蹲下来…然后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搀着了
嗯…基本身体没什么知觉但是很神奇地还是下意识自己迈开脚走路…【。【眼前一片白有模糊的灰色轮廓,反正没撞上人我也看不清其他人的反应或者有没有看这边有没有让开路…只有轮廓
触觉…只有额头上冷汗的粘…鼻梁上眼镜下滑了一点的很轻的重力…很微妙说不出感觉的左右两个女生搀住我的触感…不难受不痛但是并不让人觉得安心舒服…【。【还有就是很奇怪的自己下意识迈开的脚在动的触感…不像是我自己有力气去迈开的而是什么别的帮我迈开了却让我感觉到在控制它和对它用力的实感…【。
然后慢慢白色变少了能恍惚看到人了…扶我的应该是我现在的同桌和一个开学的时候跟我搭过几次话的女生,额,班上为数不多的算熟的人…我都不清楚这一小段时间里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怎么看我的…不过不太想去在意了…
然后再走两步碰上班主任了问怎么回事…班主任是个不苟言笑的男老师…然后我在还是一半灰白一半人形的情况下回答说没吃早饭…别的都没提因为觉得是自己的过失…他问没吃早饭站了一会就不行了?我说嗯
然后我比刚才多了一点控制自己身体的实感了就自己走回班,忘记怎么让她俩放手的了
然后在操场恢复知觉的时候有几个女生的轮廓和声音在面前说“她的脸好白”“嘴也变得好白”“真的脸好白…”“贫血了”类似这样

不过想想扶我的两个女生就排队的时候就站我一前一后,我醒的时候眼镜还在而且没掉太多,应该没有倒地上
总还是觉得给人添麻烦了有点躁…因为班上没有跟自己接近朋友关系的人觉得照顾自己的人只是人太好…【。【觉得这些人里偏偏只给人好又照顾了自己的人添麻烦有点躁…【啧…
不过事后还好啦啥都没发生了我就当自己是没吃早饭短暂贫血不去记得早上的事
不过明天得把她们买牛奶和面包的钱还回去…

ah
顺便…
之前听到妈妈说怀了那个人的小孩的时候,当时其实反应很自然也不觉得难过或是怎样,但是回房间之后就变得很木…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要去学校了就出门…一路都没有活着和控制自己身体的实感…像木头一样伪装成正常人好好走着路过了马路进了校门…但是发神经走得很急在班门口附近的楼梯绊了一下直接整个人跪在地上
其实不是很疼,但是第一次在附近是陌生人的地方这样出意外跪着,然后地面的陌生的冰冷和尘土味道传到感官神经的时候,才觉得一瞬间自己醒过来了
然后被邻班一个不太熟的初中同学的女生拉起来,说了谢谢


我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呢
感觉会把不得不和我相处的人逼疯
所以一般不是别人主动找或者开口我都不太想说话…要是别人主动开口或者搭话但是我回答地不算好或是说了固执己见神经病的话,我想就算他为这一次主动负责下次别再找我伤人就好了
我说话没伤到对方下次再来的话,就算我们能正常相处,虽然估计也只是某种程度的相处而已,我也不会自责就是了【。

成长为有才能被人需要的人的话
不小心伤人的时候也有那份才能能带来的好处或是力量加以弥补
那个时候我的扭曲也许会好一点
得加油

最近天气灰暗又闷又粘
下雨了也没好起来反而变得潮湿又闷,打不起精神有点发烧的感觉…
后天他们去春游我就有两天可以待家里录音了…我好像是周末打不起精神录音星人【闭嘴
周考呀,生物考了全年级第一哦,连前五个学霸班都算进去也是第一哦,应该是没并列的
数学这次考到班上第二十五名过了二本线…对我来说已经是不错而且难得的分数了…下次希望能及格…
色彩好难学…老师说我总是把颜色调得太匀但是我不太明白怎么做才好…不沾几下笔上颜料会太多…而且我没有蘸几笔颜料直接往纸上画还确定会变成什么颜色的信心…
ah虽说多画就有经验会变好的…还是有点受挫…【。

嗯…拿到了太郎和lefty桑他们那张mini碟和srr的sorathm
过几天入一意專心
明天要打起精神听课和总结周考卷子
お休み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