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的脆弱」

也是哦 本来就是欠人家的还不清的 哪来什么资格说互相尊重互相考虑
我是这么不解人情凡事都分清的人还真是抱歉了哦
那好 你觉得是我欠你的所以我该这样 那我也觉得我就是欠你的继续活好了

以后会不会缚住我之类的?那也是我头疼的事不是你的

自由也好对等也好 什么时候忘了得到这些从来不是理所应当的事

我这种年龄这种见识这种能力讲这种话也是够忘恩负义不知天高地厚了

 
评论
© 木棂格子 | Powered by LOFTER